[周建人]澳大利亚媒体已经表态了,现在该霍顿你了

时间:2019-07-28 星期日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新昌里公寓曾宣称因“个人原因”而缺席了此次韩国光州世锦赛的澳大利亚游泳队金牌得主莎娜·杰克(Shayna Jack),27日却被一家澳大利亚媒体曝出她是因为药检没有通过,才未能前来参赛。

目前,她被检出服用禁药的事情已被澳大利亚游泳协会确认,但该协会也表示调查还在进行中。

不过,不少澳大利亚媒体却已经开始与莎娜·杰克“切割”了。

“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世界体坛的笑柄了”,澳大利亚主流新闻网站News.com.au这样在其标题中写到。

该媒体称,其实澳大利亚泳协早在6月26日就知道澳大利亚金牌选手莎娜·杰克药检没过关的事情,却对包括自己队员在内的全世界进行隐瞒,害得在韩国光州的世锦赛上对中国的孙杨发难的霍顿以及整个澳大利亚泳协,都成为了全世界的笑柄

澳大利亚的主流大报《澳大利亚人报》也是直接在标题中感叹说:莎娜·杰克被药检阳性是一个纯粹的灾难。

该报也同样表示此事已经把霍顿逼到了一个角落里,因为按照他此前对孙杨是“嗑药作弊者”的严格定义,那他的队友莎娜·杰克也是一个“嗑药作弊者”了

就连此前一直把孙杨称作“嗑药作弊者”的澳大利亚《星期日电讯报》,在此事发生后也不得不扭扭捏捏地在其社评中写道:如果莎娜·杰克“被证明有罪”,“就像中国的嗑药作弊者孙杨一样,她也应该承担起随之而来的惩罚。

澳大利亚体育反兴奋剂机构(ASADA)的一名前负责人也在个人的账号上进一步抨击了澳大利亚泳协,质问澳大利亚泳协为何要在6月26日就已经知道莎娜·杰克药检不过关的情况下,仍让她对外宣称自己只是“因为个人原因却缺席比赛”。

这则贴文也被几名关注此事的澳大利亚的记者进行了转发,因为他们同样不理解为何澳大利亚泳协要撒这个谎。

至于澳大利亚泳协给出的调查一名药检不合格的运动员的过程需要(在有明确结论前)“保密”的说辞,这名前负责人认为如果真有这样的规定,则应该立刻修改,不能隐瞒。

当然,也有一些澳大利亚人在想办法为这个澳大利亚的“嗑药作弊者”开脱,宣称她的案子现在还没有确定,所以对她进行“无罪推定”,至于真正有罪的则是“掩盖此事”的澳大利亚泳协

一些澳大利亚的民族主义“键盘侠”更是要求澳大利亚泳协继续支持莎娜·杰克,并让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都对这件事情“滚远点”。

目前,从澳大利亚媒体的最新报道来看,澳大利亚泳协似乎也在配合这种给莎娜·杰克开脱的套路:

即一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宣称这件让澳大利亚在全世界面前丢人的事情是泳协的管理失误,应该及早对外界通报,不该让其他队员蒙在鼓里;一边则强调在案情明确前,莎娜·杰克应该享有“无罪推论”的待遇

《澳大利亚人报》指出,澳大利亚泳协其实有这种给自己药检不合格的运动员“开脱”的传统,比如1990年代澳大利亚的奥运游泳冠军萨曼塔·赖利(Samantha Riley)在1996年被查出服用禁药当时,澳大利亚泳协就支持了她。

公开资料显示,当时萨曼塔·赖利一方给出的说法是她为了治病“不慎误服”。澳大利亚泳协也因此没有对她做出任何禁赛处罚,只是给了一个“警告”。

萨曼塔·赖利。

但对于中国网民来说,澳大利亚的这种做法就更加“双标”了。

毕竟,孙杨的案子本身也在“调查之中”,孙杨一方更要求9月的听证会全程公开,以还其清白。

可澳大利亚泳协以及霍顿等澳大利亚运动员,却没有像对待莎娜·杰克那样给予孙杨“无罪推论”的待遇,而是直接就将他定性为“嗑药的作弊者”了

所以,如果澳大利亚泳协以及霍顿等队员要证明自己不是一群“伪君子”的话,要么立刻明确地告诉澳大利亚人她们也是“嗑药的作弊者”,要么收回之前对孙杨的“私自定罪”,并向孙杨道歉。

否则,澳大利亚泳协以及霍顿之流在赛场内外针对孙杨的种种“行为艺术”,就正好成为了西方“双重标准”恶臭的强力佐证,也是这些“伪君子”在世界舞台上表演的又一出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