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乖乖简谱]中国小城 | 小城峨眉,峨眉山的火车驶向云外

时间:2019-07-31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中国供应商人们只道峨眉山“天下名山”,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却很少意识到峨眉山本身也是一座县级市,曾是成昆铁路建设大会战的前线,而峨眉山风景区,一度开着类似阿尔卑斯一带的登山列车。

峨眉小站燕岗

峨眉山麓有三座主要的火车站。位于峨眉山市区的峨眉站是老峨眉站,扩建后停普速列车和部分高铁。峨眉山站是成绵乐城际列车站,位于峨眉山风景区附近。另一座燕岗站,位于桂花桥镇。

此外,峨眉山车务段沿线还有四十余座大小车站。甚至在峨眉山的金顶至万佛顶上,都有几座停用的观光车站,一度开着类似阿尔卑斯一带的登山列车。

位于峨眉山市桂花桥镇前进北路5号的燕岗站,似乎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车站。候车厅只有一层,等级却是峨眉山车务段四十余座车站中最高的。车站门前有个卖蔬菜和水果的午市,菜农们的方言明显与当地不同。他们卖山里种的葡萄,三元一斤,且不支持微信支付。

站前路上,只有一位骑自行车卖凉糕的阿姨,卖的是蜀南一带传统甜品——水井凉糕。阿姨姓欧,老家住山里,峨眉山车务段从燕岗站迁走后,留下大量空置的房屋,欧阿姨就到机务段公寓买了套房子,方便在市里的雪花啤酒厂上班的儿子。欧阿姨没有微信,我找了个路人帮忙转账,她就多送了我一杯冰粉,因为“许多人听到没有微信后就走了”。

峨眉铁路俱乐部(燕岗站)丁海笑为澎湃新闻 | 私家地理 栏目特约撰稿,谢绝转载。

燕岗站虽小,却是成昆铁路重要的一站,从燕岗到广通,是成昆铁路线上地形、地质条件最为恶劣,工程最为艰巨的地段。纵贯川滇两省的成昆铁路沿线地形险峻、地质复杂、灾害频发,长期被视为修建铁路的禁区,所以,线路勘测虽早在民国时期便已完成,但直到1964年才开建,当时掀起了西南铁路建设大会战的序幕,四十万军民历时六年修完,1971年通车。

燕岗站是“大会战”式的产物,1965年建站时,这里曾汇聚大江南北的建设者。他们投身于此,逐渐与当地居民分化成了两个平行社会——铁路人有自己的行政系统、学校、医院、俱乐部,方言与外边迥异,住房与待遇都要优于“地方”,长期位于鄙视链的上端。所有新鲜流行的事物,总是先传到燕岗,再到地方。

如今,燕岗这个小站只停靠部分由攀枝花、凉山州和云南驶来的普速列车,其中一趟从燕岗至普雄的5619次列车,是火车迷中大名鼎鼎的“绿皮车”经典路线,全程7小时33分,平均每隔16分钟就会停一站,穿过26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站,多为彝族地区,山高谷深,桥隧相连

成昆铁路燕岗站

铁路人陆续离开,桂花桥镇也随之衰落。前进路与友爱路交汇处一桩六层高的楼房,是桂花桥镇的地标建筑,立面上方用繁体写着“前进西楼”。走到附近的峨眉铁路俱乐部,大楼内陈旧的格局,昏暗的光线,折叠向上的楼梯,让人觉得像在玩密室逃脱。不同层楼上分布着台球室、篮球场、乒乓球室、太极协会、舞厅、图书室、音乐室、书法协会,门上挂着个不知何处颁发的“三星级俱乐部”的牌子,以及“铁路职工、家属凭卷入场活动”的公告。

一座火车带来的大学

说到成昆线和峨眉山的关系,不得不提到西南交通大学。1964年9月,铁道部决定将一所老牌院校唐山铁道学院迁至峨眉,因此在峨眉山麓,一所专门为修建成昆铁路的大学诞生了。1972年,这所大学被更名为现在的名称——西南交通大学。如果说山海关和唐山是西南交通大学的源头,那峨眉山就是西南交通大学的成长之地了。

同燕岗站一样,移居峨眉山虽是一项国家任务,但当时的人们真真切切地打算在此扎根,连一座普通的用以泄山洪的步行桥,都采用结构严谨的多孔石桥方案建造。通向西山梁的路上,有一座1968年修建的穹顶式半露天礼堂——名山电影场,电影场建筑根据周围地势,将舞台、电影放映场、运动场、看台融合在一起,颇有古罗马剧院的范儿。

名山电影场

1989年,学校校部搬迁至成都,西南交通大学并没有打算另设一个峨眉山学院,峨眉校区就被当作一个下属校区存续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里的学院建设、招生相对独立,生源质量和就业率都不及本校区,以至于峨眉校区一直处于一种尴尬的存在。坊间传闻,交大一度想要卖掉这块地,改建为旅游景区,但迫于校友压力,未能实现。

西南交通大学峨眉校区,像是峨眉山的平行世界,随着时代的发展,这样一个三线建设的产物显得有些水土不服。峨眉校区目前开设有土木工程学院、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机械工程学院、电气工程学院、外国语学院、地球科学与环境工程学院,是一个严重偏向理工类学科的校区,在峨眉山这样一个富有丰富人文底蕴的场所很难有所施展。

西南交通大学峨眉校区,枫林桥。

设想如果存在一个峨眉山学院,将峨眉山的宗教(包含宗教哲学、音乐与舞蹈)、文学、旅游、武术文化(中国武术中三大流派之一的峨眉派)转变成源源不断的学术资源,是一件多么两全其美的事情,甚至还可开设一个专门研究峨眉山地质、动植物的学院,峨嵋山以其物种繁多而闻名天下,从亚热带植物到亚高山针叶林可谓应有尽有,有些树木树龄已逾千年。2016年8月,竺可桢书院在峨眉校区挂牌成立,西南交通大学试图通过现代“书院”的形式改造校区。

“四川的阿尔卑斯山”

苏东坡有诗云:“峨眉山西雪千里,北望成都如井底。”

由岷山发脉绵延而来的峨眉山,从四川盆地中徒然升起,海拔差距达两千五百米。高落差造成峨眉山悬岩绝壁、峡谷急流,植被与动物分布层次丰富。相传公元1世纪,在峨嵋山景色秀丽的山巅上落成一座佛寺。根据《峨眉山志》的记载,有学者推断其年代可能早于中土第一座佛寺——洛阳白马寺。

峨眉山自古就是观光、礼佛胜地,但成为避暑地开端于1906年。一个叫W. F. Bea Man的外国人到峨眉山租屋消夏,慢慢带动了峨眉山的现代观光业。峨眉山被西人称为“四川的阿尔卑斯山”,因为夏季入山,仍能见雪。后来,瑞士的瑞吉山还和真的峨眉山结为姊妹山,双方互换山石,将其放在对方的峰顶。

一本民国出版的旅游指南《峨眉导游详记》,详细记有乘坐滑竿的价格,和导游和挑夫食宿问题等等,可谓民国版的Lonely Planet。彼时,山中甚至有七家网球场供度假的人使用,教堂、医院、邮局、游泳池一一齐具。度假活动在峨眉山发展百年后,无论是军区、铁道部的疗养院,还是各企业的康养中心,遍布山中各处。

峨眉山伏虎寺

提起峨眉山,人们只道是“天下名山”,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却很少意识到峨眉山本身也是一座县级市。由乐山代管的峨眉山市(峨眉县)已有1400多年历史,峨眉山风景区在地域上属于峨眉山市,在行政上则由正县级的峨眉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管辖。峨眉山房价三至五千,看似很平,但你只能买到那个叫做峨眉山市的地方,同川南许多山谷一样,峨眉山市区冬季寒冷,夏季潮湿,真正能避暑是峨眉山风景区。

最近两次登峨眉山,皆午后进山,一次入伏虎寺,在半山腰的茶园喝青山绿水茶。第二次爬到了纯阳殿,天色近晚,遂归。上金顶还是八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正在西北念研究生,五一假期与朋友约好开车上山。

峨眉山橙农

由于交通管治,车不能直接开到雷洞坪停车场,我们将车停在零公里处,换景区观光车上山。售票处晃荡着一些所谓“带路人”,我们的车在停车时被骗了二百元。雷洞坪的缆车前排起了长龙,要坐到缆车,得排上两个小时,于是改从这里开始爬山。路程并不轻松,得不断避开滑杆和人流,超过走得慢的人,有种在狭长的过道里跑马拉松的感觉。

当然比起拥堵,更糟糕的是天气。这段时间寒流来袭,山上下起了冰雨,四周全是水雾,所有下山的人都在不同程度的抱怨——金顶全是雾,什么也看不到。到达金顶时果然起了雾,但也不至于什么也看不到,能见度大概有十米左右,普贤菩萨的金像在云雾中佛光显现,显得格外神秘。金顶上挤满了领着孩子的父母、坐在大佛旁合影的外国游客以及不知所求的香客。

下山的时候雨倏然变得有些大了,我们坐缆车下到雷洞坪,在这里等待下山的人群和上山时同样焦急。蜿蜒的通道将不大的候车厅分割成一格格的迷宫,短短的几分钟变得异常漫长,排队的人相互对望,在这种注视面前有些迫不得已,我想这大概是安东尼·吉登斯所言的“礼貌的忽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