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yang杨梦晶]专访|陈若轩:希望30岁,我能在好莱坞拍戏

时间:2019-08-01 星期四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徐峥个人资料2016年,《九州天空城》开播,。他当时刚以《心理罪》方木一角出道不久,在《九州天空城》中饰演柔弱单纯的羽还真。方木和羽还真都是不善言辞和社交的天才形象,而采访正好是在一个饭局上,明明应该是主角的他,默默躲在角落,低头乖巧地吃东西,一副“不要发现我”的模样。你会以为他真如所饰演的角色一般,是面对人多的场合会局促不安的内向少年。而其实,他大概只是“佛系”而已:对于攫取关注,他没有太强的动力。

三年之后,他出演了《九州缥缈录》里的姬野,人物与他过去曾饰演的角色反差极大。采访时,他笑称,羽还真“很奶很白”,姬野是“很刚很黑”。

姬野是《九州缥缈录》的三位主角之一,不同于吕归尘、羽然这两位出身高贵的少年,姬野是家里的庶子,从小不受家人待见,在父亲看来,他最好的未来也就是为嫡出的弟弟做铺路的石头。姬野近乎天生天养地长大,渴望建功立业,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同。虽然年纪小,心里头压抑多年的委屈愤懑,让他远不如其他少年人活得恣意单纯。

而姬野这个人物,也让主创们在选角时颇下了一番功夫。姬野要热血,也要少年老成,要善良,也要偏激倔强。选了挺多演员试戏,导演都没有满意的。陈若轩去试戏,导演上来就让他试一场重头戏,姬野想拜一位枪术高人为师,十几年的愤懑在此时他倾吐出了一二,他说父亲对弟弟的偏爱,他说不想成为别人要让他成为的样子。陈若轩的眼神和那股倔劲,让导演终于满意了。

文戏能拿下,打戏更艰难,剧里姬野平时背着一把长枪,两米多长的枪,重十几斤,拍打戏的时候换个轻点的,也得四五斤,耍起来要大开大合,虎虎生风。陈若轩一开始很是不习惯,以前拍过的古装戏多是用刀剑,还没用过这么难以掌控的武器,尤其拍多人打戏时,陈若轩犯难,不用力怕拍出来假,用力又怕两米多长的枪伤到别人。能做的只能是练习,提升对肌肉和武器的控制力。

拍这部戏,陈若轩一直在健身,想让外形更精悍更像战士,为此一收工就泡在酒店健身房里面。“我那几个小伙伴,昊然、祖儿,我们经常互相发微信,他们在群里问姬野在干嘛?姬野在健身房,姬野永远在健身房。”而在片场等待的时间,他也没浪费,跟灯光组的大哥借灯的支架,“大概有一二十斤,就拿那个当哑铃,咔咔咔练。”

剧里有段姬野裸上身的戏,陈若轩默默地很是在意,为了呈现出自己最好的形象,他想把身体里的水分控制到最低,“所以那天我就跑到片场去了。”片场在一个山上,离酒店十几公里,一个多小时跑下来,衣服都已经湿透了。结果因为流失的水分太多,身体整个瘦了一圈,练的肌肉维度也小了一大圈,陈若轩扎心了,“万万没想到起了反作用。”

《九州缥缈录》的拍摄辗转多地,在新疆取景时,多是荒僻之处。大热天拍冬天的戏,穿着几十斤铠甲拍打戏是家常便饭。陈若轩倒是挺享受在新疆拍戏,他回忆,下了戏之后,会和刘昊然一起在酒店叫火锅,大口吃着牛羊肉,“那里的肉,啧啧,才是真的在吃肉啊,吃完再来一圈新疆大乌苏。”

2016年采访他时,他在《九州天空城》剧组发展出了下象棋的爱好,现在他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喜欢刷抖音,但他刷抖音刷得趣味别致,都是一些“世界未解之谜”,什么外星人啊,亚特兰蒂斯啊,未知世界啊,像个好奇心和想象力旺盛的孩子。“我喜欢做些可能别人不大理解的事。我觉得挺好的,为你自己活出你自己来。”

三年来,他拍了不少戏,自认为可能成长颇多,他坦言,以前是有戏就接,现在他更重质不重量。“中间我也拍过一些感觉没有那么认真的戏,让我觉得对我自己的成长会很慢,所以以后就尽量选择一些好的戏。” 但对于年轻演员来说,能让你认真挑选的剧本,并不多。《九州》之后,他有一阵没接到戏了。不过他也不像一些年轻演员,会因为一段时间没有曝光和关注而焦虑,“再没戏拍就出去读书吧。”

他说自己也会有想不明白的时候,但想不明白就慢慢想,一点一点想不明白的事,也会一点一点地迎刃而解。“平时只要一直在努力,前面的路都不会离你太远。”

刘昊然、陈若轩、宋祖儿

【对话】

这三年在演技和人生阅历上突飞猛进

澎湃新闻:刚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你是怎么去看待姬野这个角色的?到拍摄结束之后,你对他的认识有变化吗?

陈若轩:一开始可能对姬野的认知,是一个刚烈、勇敢,特别单纯善良的人。直到演的时候才发现,他是一个很细腻的人,他也很敏感,身边的一切给他造成的影响,他都记在心里面。家里人对他不好,从小到大对他的忽视,激发他想要证明自己,证明给所有人看。他想建功立业,想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其实是挺不容易的一个男生。

澎湃新闻:我记得你2016年的时候好像是刚毕业,这三年,觉得自己有没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和成长?

陈若轩:我觉得成长还挺快的,这三年演了大概也有十部戏。 我觉得在演技上和人生阅历上,突飞猛进。最大的变化还是,年龄老了。

澎湃新闻:那你自己感觉对于演员这个职业,包括对行业有没有一些新的认识?

陈若轩:有挺多新的认识。演员就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要多去积累,才能走得更远。虽然接了很多戏,但在年轻的时候,你有这个力气和青春,可以去多尝试一些,不然等你年纪再大一些,你可能就不敢尝试了。所以我觉得还挺好的。对于市场来讲,我觉得还是要认真才能拍好戏,中间我也拍过一些感觉没有那么认真的戏,让我觉得对我自己的成长会很慢,所以以后就尽量选择一些好的戏。

澎湃新闻:这三年拍了这么多戏,也会和一些演技很出色的演员前辈合作,像《九州》就有很多实力派的前辈演员,在这个戏里,你有没有那种被他们启发到的时刻,比如突然觉得原来可以这么演?

陈若轩:有,跟张丰毅大哥拍戏挺有趣的,我不知道他是自己的设定还是怎么样,有一场我和他的戏,丰毅大哥说,“你接我三招,你要接不了,那你就完蛋”。其实丰毅大哥的词儿不是说“那你就完蛋”,他是有一段很长的词,但当时拍的时候,他好像是忘词了,想不起来后面要说的那段,意思呢,反正总结下就是“完蛋”,于是他就说“那你就完蛋”。当时我都笑疯了,但又觉得这种临场反应很厉害,我觉得这几个字,其实要比说那一段词更有意思。那段词写得文绉绉的,而他这个人物,好像说“完蛋”两个字比说一大段词更合适,言简意赅就好。

澎湃新闻:你的微博粉丝比起三年之前也涨了很多,关注你的人更多了,在接戏的标准上会有变化吗?比如粉丝的一些意见和期待,你会考虑的更多吗?

陈若轩:他们其实反而会让我别拍戏,他们觉得拍戏很辛苦,太累了,容易受伤,还不如不拍戏。我觉得他们还都挺支持我的,也是因为比较为我着想,他们没有什么要求。我可能属于“散养”的那种。

澎湃新闻:姬野这个人物形象,有一个特别深入人心的原著作为支撑,而且和你之前很多古装作品很不一样,最开始接这个项目的时候压力大吗?

陈若轩: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没有想什么压力。这个角色离自己反差很大,反而更有动力,更有要做得更好的一种欲望在。因为更有挑战性,所以就会更“嗨”一些。反而我觉得压力大也好,都会变成动力。

澎湃新闻:所以对于别人会不会对我的表现满意,你是不大会去考虑这些的,就是尽我所能就行了?

陈若轩:我觉得不能有太多杂念,像这种角色,有人看过小说就会有自己的想法在,没办法每个人都去满足。不要去想太多,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

希望我30岁在好莱坞拍戏

澎湃新闻:马上就25岁了,有没有想象过,30岁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陈若轩:我希望我30岁在好莱坞拍戏。希望30岁你再采访我,可能要凌晨几点,因为那会儿是好莱坞的白天。

澎湃新闻:所以你一直有一个好莱坞梦。

陈若轩: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目标。

澎湃新闻:国内即使是很大牌的演员,进军好莱坞也是受过挫的。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还能这么无所畏惧地讲出来?

陈若轩:这有啥,谁还不能有个小小的梦想嘛,我觉得自己还年轻,我现在25岁,还有5年的时间,只要努力,5年的时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澎湃新闻:如果去了好莱坞,特别想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陈若轩:我想演漫威那种超级英雄。

澎湃新闻:这几年,你有没有困惑的时候呢?如果有,你会怎么去排解?比如说会不会去找朋友聊一聊?

陈若轩:其实没有人可聊,就跟自己聊一聊。我觉得这个东西就看你自己想不想得明白,想不明白找谁聊也没用,别人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澎湃新闻:所以是有过这种时刻的,是吗?

陈若轩:经常有,但我觉得只要是努力的情况下,这些事情都不会想不明白。平时你只要都在努力,前边的路都不会离你太远。一点一点的想不明白,但后来也都一点一点迎刃而解了,都能克服。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突然一下让我懵了。除非你现在告诉我好莱坞一个电影找我,跟汤姆·克鲁斯演对手戏,那我可能会困惑一些(笑)。

澎湃新闻:你最近有没有比较困惑的时刻,是因为什么原因?

陈若轩:最近比较困惑的就是拍完《九州缥缈录》之后,我对于剧本的要求越来越高了。所以很少挑到特别喜欢的戏,而且现在大环境不算特别好,所以一直在挑,一直在等。不像以前,我只要有戏就拍了,现在我偏向于宁缺勿滥。

澎湃新闻: 面对等待,怎么去排解自己的困惑,或者说规划自己这个等待期呢?

陈若轩:我有想过出去留学一段时间,自己可以再多学点东西,但是一直没有机会,接下来如果还接不到戏,我就出去留学去了。

澎湃新闻:那不拍戏这阵子,生活中有比较享受的事儿吗?

陈若轩:特别享受的事情就是:我现在终于有生活了。以前一直在拍戏,没有自己的生活。现在很有自己的生活,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让自己去感受一下,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其实拍戏的时候就很想放假,真放假的时候,就好好享受放假吧,别着急开学。随时可能就开学了,所以珍惜每天吧。

澎湃新闻:你还是和三年前一样的很佛系。

陈若轩:嗯,是的。

澎湃新闻:希望下次我采访你的时候,你已经在好莱坞了。

陈若轩:好,不过那时你说不定要打扰我睡觉了,打扰我在加州阳光下的度假(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