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温泉]乐队的夏天①|为什么是这31支乐队

时间:2019-08-04 星期日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百达丽整形医院

《乐队的夏天》海报

《乐队的夏天》并没有制造任何流行语,没有独属的话术,没有一种笼统得能被打上标签的态度,也没有悬念和牵动人心的排名,只用了按部就班轮流演出,打分淘汰这样近乎朴素的赛制,逐渐捕获了越来越多人的心。

国内乐队并非没有过春天。哪怕没有亲身经历,至少多数人也都听说过20到30年前被称之为国内摇滚最初也是最好的时代,年轻人将对自我,对生活,对生命,对时代的感受扔进摇滚中,包含一切能够表达的想法与情绪。在这样的浪潮中退下或被影响的乐队,哪怕艰难,也在每个春夏之交,在各类音乐节草坪舞台上尽力维护年轻人渴望释放的情绪。在春夏之交的舞台维护了十几年后,新老乐队们拿出真态度和真本事,渴望能在这一年入夏成功。

导演牟頔的邀约,收到了各种各样的回复。其中有意想不到的,节目组胆战心惊先去和老牌大乐队痛仰聊聊,高虎爽快答应了。也有90后乐队上来就怼,“我从来不看综艺”。还有些把做乐队融入日常生活里的职场宝藏乐队考虑了长达一两个月。牟頔就是喜欢这种完全不同出乎意料的效果,毕竟最初她对乐队的兴趣,就来自于他们对生活保持最真实的态度。

痛仰乐队

牟頔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再三跟记者确认,她的兴趣完全不是以一己之力把玩乐队的人数扩大十倍。在流传广泛的节目灵感来源版本里,她对一个前来应聘工作,还兼做乐队的姑娘的生活产生兴趣,因此着手开始了解乐队,组建导演组,找人来普及乐队知识,派人出去接触乐队圈大神,接触乐队生活。对于一个综艺导演来说,那样的兴趣通常是最好的切入口,做出一档节目,能让乐队这个群体再次兴奋,让年轻人们追捧,让年轻人们重燃摇滚带来的热血……

“没有,你想多了。”牟頔打断这番图景描绘。“这不是我考虑问题的方式,我考虑的是,我要做一个节目,节目要好看,关键只是在于人而已。”她拿出《奇葩说》的例子,回顾当初只是要“找一堆好玩儿的大喷子来节目里相互喷”,“我只能确定,我的内容是一个好看的内容,就行了。”同理,这一次她就是要找,好玩的,做乐队的人,来节目里对着观众表演。

牟頔觉得,从一开始就抱着这个节目或许能打破圈层的想法,完全不现实。“我如果前期能有预判,那我也太牛了。”她认为节目的核心,她唯一能判断的问题,是节目里她找来的人是不是够吸引人,至少要吸引她。“我就是觉得,这波人还挺有意思的,想要去了解一下中国有多少这样的人,他们都怎么过的。”

节目组搜集了1000支乐队的资料,这1000支乐队牟頔最初没全部去听,但这个数字给她宽了心,至少数量是够的。再以能演出,表演能看,有自己的内容和态度为标准,筛出了200多个乐队,到了牟頔手里,数量又砍了一半。

有什么标准吗?突然就刷掉了那么多。“真没有,有基础能力就是下线及格了,上线也就是音乐听着能打动人呗。”上下线一合并,真正派人去接触的乐队就更少了,最后能来的,数数一共31支。

从1000到31,这个过程里,牟頔没找任何乐评人,或任何圈内人来指导,纯粹是80人的导演组在微信群里每天battle出来的,“这80个人每天会激烈地讨论,喜欢不喜欢,分析优点劣势,最后选A选B就是靠battle。”

完全没有业内人指导是个风险之举,比如这31支乐队里就有看着很青涩的斯斯与帆,也有还处于自己玩状态的九连真人。

斯斯与帆乐队

牟頔马上强调,“斯斯与帆不在我们纠结的选择里,从第一次我们看到她们的样子,看到她们之前拍过的一些小的视频,我们确定了,她们就应该在这里面。”牟頔坚持自己的判断,认为如果太尊重专业人的标准,很多乐队都会进不来,那样就很没意思了,“我们觉得那些乐队有必要在这里,或者说,他们身上有意思的点可以弥补专业性缺失。”

这个前期最关键的一步让后来的节目迸发出新老乐队的话题,正是因为乐队们年龄、水平和名气都跨度极大,才让舞台超过了传承、专业这类传统音乐节目维度。

而台上几个超级乐迷是不是会嫌他们选的乐队不专业,牟頔没怎么考虑过。“我们的标准是乐迷喜欢。质疑就质疑,他们自己的意见不也并不统一吗?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客观标准,谁能代表中国音乐?没有人敢发表这样的言论。”

到底什么是有意思的人?“可能是有颗赤子之心吧。”牟頔没有招那个要玩乐队的姑娘,但她觉得那个女孩就有赤子之心。“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太被别的东西左右,他们尊重自己的内心,且他们接受自己的选择带来的所有的问题。”那个女孩真正震撼她内心的,是牟頔问她,万一你玩乐队玩到40岁一事无成怎么办?姑娘想也没想,“无成就无成,这是我自己选的,我不纠结结果。”

说到此处,牟頔语气里有了情绪波动,“大多数人会被生活被现实或者会被自己的纠结困住,但他们并没有被困住,大部分人生活的确平稳了,的确获得了其他方面的成就,得到了别的东西,但没有这样的赤子之心。我没有想要diss别人没这样做就是没有赤子之心。而是说这些人更尊重自己的内心,并接受所有后果。我们能跟自己和解,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但她又立刻解释,这不是节目去标榜的事情,“观众会有自己的解读和理解,我们展现了这些乐队的那些状态,是他们真实的状态,至于观众解读出来说他们是赤子还是傻子,还是说他们不太正常,都可以。”

牟頔最大程度减少意义赋予的行为,最大程度只做观众的眼睛去看乐队们在干吗,想什么,要做什么。在至今为止的赛制里,最大的介入行为是加入“女神”这一期,除此以外,都只是演出和打分这种近乎朴素的方式。实际上近两年轮流演出的音乐节目,赛制早就败给了有情节有剧情,或者有强竞争强淘汰式的综艺了,普通音乐节目显出的颓势非常明显。这种状况下,牟頔还是没考虑所谓能出剧情的强赛制。

“我们还是得尊重创作规律。比如说我们如果让乐队24小时写首歌,可能那歌本身就会很难听,那我就没必要做这件事,因为我本质上还得做好音乐。当你编创的剧情或者赛制影响了你要展现的美好时,你就得反思是不是太过了。”

这种赛制也令难伺候的乐队们不觉得难受。牟頔觉得跟真人不用说假话,每次都直接讲赛制,有打分,有淘汰。“你怎么设计的就怎么说,说实话谁也不比谁聪明,他们接受就接受,不接受就不来。”其实牟頔心里知道,对于这些有赤子之心的人,只存在自己说服自己,不可能别人说服他们。

九连真人乐队

新老乐队交手,90后的小乐在后台直言不讳点评谁好谁傻x,上了年纪的高虎彭磊坐在那目光温和,没人听过名字的九连真人上来一声喊震动人心。乐队版的“歌手”混杂了大咖和无名之辈,尽管在摇滚精神上这件事无碍,但在具体赛制上,这的确容易引发困惑,难免有巨大的演出经验差距,投票也说不清到底多少是激情多少是怀念吧?

“我没明白你觉得不能放在一起的原因是什么?好音乐是不分年纪的,对于老乐队,包袱其实就核心来源于自己接受,如果老乐队自己都愿意当别人的肩膀,我们为什么要say no?更何况对我们来说,音乐从来都只是音乐本身而已。当然了,有的人是看中这个平台能给自己带来增量的,但是也有的人就愿意自己跟自己玩,或者自己跟自己的乐迷一起玩。没有比赛完全公平,我只保证没有黑幕。”

还是那句话,“成年人的选择自己认就行。”

从去年9月着手收集资料,到4月份开录,牟頔重新从制片回到了导演的岗位,重新走进机房,每天严重缺觉,在金少刚的指导下,买全套的音乐设备,在舞台上砸了别的音乐节目五倍的预算。有些采访把牟頔的岗位变换看做意味深长的信号,牟頔对这类提问毫无兴趣,“其实也还好,就是该怎么工作怎么工作,那段时间《奇葩说》做熟了我就执导一下,这是一新节目,我可能自己要先上手。”她也觉得这将近一年时间里,没有什么印象太深刻的难事,“每天都难啊不是吗?每天都有坎,今天我又焦虑了,因为想怎么剪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