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1部]专访|黄晓明:演员体验生活非常重要

时间:2019-08-04 星期日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野山谷门票8月1日《烈火英雄》上映,真实的消防员故事被搬上了大银幕,上映4天票房破4亿元,还有无数观众的泪水。电影改编自鲍尔吉·原野的长篇报告文学作品《最深的水是泪水》,以“大连7·16油爆火灾”为原型,讲述了一场滨海石油港口的火灾中消防队伍以血肉之躯保卫人民的故事。

黄晓明在片中饰演的消防队长江立伟,这次没有了主角光环,成为了熊熊烈火中壮烈的一员。黄晓明从出场的意气风发演到事业受挫的意志消沉;从与家人的依依不舍演到面对牺牲的慷慨以赴。动作上有潇洒帅气也有惊心动魄,情感上有深沉缠绵也有恐惧挣扎。对演员来说,这是个“有得演”的角色,而这也是黄晓明觉得自己离“演”最远的一次。面对燃烧的真火,恐惧是真的;代入丈夫父亲的角色,对家人的牵绊也是真的。路演的过程中,他听到有观众评价“电影看到后来,忘记了银幕上的人是黄晓明”,这是他觉得至今收获的最高评价。

《烈火英雄》黄晓明角色海报

从电影到综艺,今年暑假黄晓明似乎有霸屏之势。而黄晓明有没有“演技”,一直是一个被谈论的话题。他的演艺生涯也像是一部电影,作为国内一线男演员面临着频频被观众吐槽“油腻”的尴尬,大家对他个人的兴趣总是远远超过他的作品。

《大汉天子》、《神雕侠侣》、《新上海滩》里的黄晓明是“帅”的,凭借这些角色,黄晓明成为一代人的男神,那种意气风发的张扬,也恰如一出道就名利双收顺风顺水的他。后来,他逐渐进入一个“接戏品味成谜”的怪圈,一方面他坦承自己有时对剧本项目水准判断不足,有时是碍于性格里“老好人”的 一面,不善于拒绝,于是自己好不容易辛辛苦苦认真演戏攒下的口碑又被打了回去。在低谷的时候,只因为英文不够好,一句“闹太套”的网络狂欢都能让黄晓明耿耿于怀好久。

四十岁的时候,黄晓明发微博,“希望下一个十年,简单一点,慢一点。”他的确做到了。

如今采访黄晓明,他也不避讳地主动提起过去这些“梗”,提起自己曾经也执迷过“完美”却事与愿违。四十岁以后,自己重新审视生活时,发现跌落过反而坦然,也更明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觉得每个时代都是对的,就连人生的‘失败’也是对的。”这些年他接戏明显变少,但一个个的角色总算都有了些说服力,《无问西东》里的一生无悔的陈鹏,《琅琊榜2》中沉稳重义的萧平章,《烈火英雄》英勇而平凡的江立伟。

黄晓明感慨,在人生的每个阶段都遇到对自己极其重要的角色,一如初出茅庐时意气风发的少年天子刘彻(《大汉天子》),又如处于人生低谷期期完全切合他的表达欲并借由角色让他重新站起来的成冬青(《中国合伙人》)。而如今,岁月的积淀让黄晓明对角色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尤其是在当了父亲以后,“过去的我一定演不好江立伟这个角色,现在的我才合适。”

为了演好江立伟,他主动要求在造型上尽量削减自己的“帅气”,甚至为了让脸看起来更方一点,有意在任何时候都稍抬一点下巴。穿消防服装,他反复练习到15秒内就能穿好衣服,还有高空索降,爬梯,接水袋等动作,“现场要是真出事,我拿起水枪就能当消防队员使”是他对自己的要求。艰苦的训练最终在影片里用上的没几秒,但无数次的反复训练让黄晓明体会到了演员的“信念感”是如何在这些一次次重复机械的动作中建立起来。

自从《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等一系列主旋律影片叫好又叫座,如今的主旋律电影已经打破了观众的刻板印象,形成了“商业片形式与主旋律主题”的模式,在保证视听体验和故事逻辑的基础上自然而然地传递价值观。为了给观众营造身临其境的危机感,《烈火英雄》的火场都是实景拍摄,而影片没有强调一位消防队长的个人英雄主义,而是刻画出一幅血肉丰满的人在死神面前的生死抉择群像。路演时面对观众,黄晓明总是对观众说,“记住他们,忘记我们。”

黄晓明接受澎湃新闻专访。

【对话】

放了五个月大火,没受伤还真需要点运气

澎湃新闻:你之前分享过,拍这个戏面对真的火是很害怕的,具体的那种害怕是什么样的体验?

黄晓明:我们昨天在放映的时候,有一个消防员站起来也说,这个电影很真实,他说实际上他们去面对火的时候也是害怕的,但是因为职责所在,需要去保护别人,必须的情况下要牺牲自己。其实消防员也是人,当我们真的在拍摄现场的时候,看到那么多燃气罐放在旁边,看到燃气罐不停在往上喷火,周围全是火的时候,其实心里不可能是不恐惧的。但是在演这部戏的时候,我是演员,我就是江立伟,我相信千千万万个勇往直前的消防员的选择,就是再害怕也要去面对这些,去勇往直前,不惜牺牲自己,也要去保护别人。所以我在拍摄的时候,是再害怕我也要往里冲,这时候的我是最接近江立伟的。

澎湃新闻:你在拍摄之前知道会那么危险吗?有没有犹豫?

黄晓明:其实没有犹豫,但是真拍的时候,确确实实还是会紧张的。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演员、摄影师、导演,都是穿着防火服、戴着头盔在现场拍摄的。后来我跟导演在聊天的时候开玩笑,说拍完这个戏没有大的受伤,也是一种运气。拍的时候大家都想着,要把它拍得越真实越好,但是拍完了想想看,那么大火放了五个月,没事也还是需要点运气的。

澎湃新闻:现场有哪些措施来保证演员和工作人员的安全?

黄晓明:现场的烟火师傅都是专业放火的,他们会拎着灭火器跟在摄影师的后面,万一有什么情况他们会出来喷干粉灭火器,我在现场也被喷了好多次。

希望大家看到的不是黄晓明

澎湃新闻:在进组之前训练了一个多月,训练的过程都经历了些什么?

黄晓明:什么都有。消防员的训练,我们全部都训练了,比如说高空索降,比如说穿衣服,因为对于消防员来说,穿衣服一定要很快。我从之前穿衣服用一分半钟,包括空呼设备,到后来十几秒就可以完成,因为对于消防员来说,速度越快,可能多一秒钟都可以拯救一个生命,所以速度越快越好,他们45秒内就一定要出警。

澎湃新闻:现在很多戏,因为拍得急演员档期也赶,体验生活已经不一定是必要环节了,你怎么看待这次体验的经历?

黄晓明:我们其实是花费了很多的时间用在训练穿衣服、高空索降、爬梯,还有接水袋、消防演习,实际上在拍摄过程中80%都是用不上的,但是为什么还要去做去练,因为我要让自己有信念感,我要让自己相信自己就是消防队长江立伟,就真的在现场出事了,拿起水枪来,我就能当消防员使。所以我觉得演员体验生活是非常重要的,不是说你一定都得在拍摄的时候用上,但是它会让你特别相信你就是那个人物。

澎湃新闻:片中后半部分你已经是“毁容脸”了,特效妆化起来是什么感觉,看到毁容版的自己,有没有什么感慨?

黄晓明:我觉得特别好,特别真实。因为现实生活中,我这个原型,当时真的就是很多烫伤和烧伤,所以越真实越好。而且我们特效妆是分层次的,我记得有一天晚上同一时间要拍三个不同阶段的烧伤,从轻微的,到中度,到最后很大面积,我那天晚上光换妆就花了八九个小时。拍摄时间反倒短些。

澎湃新闻:看到之前一篇采访,你主动跟导演提要求说造型不要帅,是什么样的考虑?怎么看形象对角色的影响?

黄晓明:因为我这个人物是有原型的,原型是一个内蒙的小伙子,他就是有点憨厚的那种样子,我是希望能够无限靠近真实。现实生活中,我们真正的英雄也不能拿长得帅不帅去评估,我更多的希望大家看到的不是黄晓明,看到的是消防员的精神,所以在造型上也好,在演戏的方式上也好,就是越普通越好。我就跟造型师说头发不要太像梳过的样子,脸上的粉底不要太均匀,要显得像普通的风吹日晒的感觉。还有我在拍摄的时候,故意让自己的眼神不要太锐利。我要是稍微抬一点点脸的话,会显得脸型宽一点,会敦厚一点。我希望自己演的时候忘掉我是我,观众也忘掉这是黄晓明。

澎湃新闻:看过电影的人都哭成狗了,你自己看的时候会哭吗?

黄晓明:我会哭,我还很感性,三个不同(角色)的牺牲,我都掉眼泪了,包括自己的。后来我也在想,为什么自己死的那段,我都那么熟了,还会掉眼泪,是我太投入了,我已经忘了那个是我了,我看的也是一种消防精神。有观众说,看到电影的时候都快都忘了这是黄晓明了,我觉得这是对我最高的评价。

澎湃新闻:电影中和家人的关系那段,其实演员也会很忙,有时候陪伴家人孩子成长的时间也会少,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同感?

黄晓明:有,我就说如果是搁到几年前,让我演江立伟,我可能不会有这么深的感触,但是有了孩子之后就觉得自己有了软肋了,觉得我真的是可以为了家人和孩子,不惜披荆斩棘牺牲自己。我内心真的曾经这么问过自己,说,如果有一天有一个人一定要牺牲的话,我一定是挡在前面的那个人,同样我相信江立伟也是这样一个父亲,但是我相信做父亲的人都不愿意去轻易舍弃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但作为消防员他们必须要有选择,他们必须要职责所在,去选择牺牲自己保护别人,所以他们真的非常的伟大,这点我觉得我在拍摄的时候我内心感触特别深。

澎湃新闻:拍之前有跟家人说接下去要拍的那个戏是会很危险的戏吗?还是先瞒着,之后再说?

黄晓明:我觉得,可能很多要强的人都是这样子,我接触的所有消防员,跟我的在某一些方面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其实就是我无限靠近角色,然后角色也会稍微地向我靠近。我跟江立伟之间有很多事情相通的,比如说报喜不报忧,比如说也有害怕的时候,对家人太过于在意的时候。我是特别在意别人感受的人,其实江立伟也是这样子的一个人。

到了这个年纪,更喜欢人性的弱点

澎湃新闻:很多人觉得这次你学会“收”了,有时很紧张很浓烈的角色,这种“收”的感觉是怎么出来的,可以具体说说吗?

黄晓明:我观察过很多的消防员,尤其是经历过一些这种火灾或者救援的消防员,他们是非常内敛的,不太愿意去轻易表达自己的情绪和事情。我希望这次的演绎不要任何的夸张用力,这样子我觉得就返回了我很多年前的状态,现在的我,更喜欢内敛的做法。我觉得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有了一定的阅历、洗净铅华之后,他会发现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会有一种放下来活在当下的心态。我在江立伟身上就是用的这种心态去演绎的。

澎湃新闻:你说40岁以后会更慎重地接演角色,这是之后第一部和大家见面的电影,现在和之前拍戏的心态有什么不同吗?

黄晓明:转变就是我现在更喜欢人性的弱点。我不再喜欢那些完美型人格,我觉得弱点才是真实的。

每个年纪,对于你所接的作品的人物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中国合伙人》的时候恰好遇上了我人生的低谷,当时我看到那个剧本,我就特别想成东青演那个角色,我有无数的感想想表达。那个角色讲的就是“失败”,他讲的是人生会无数次的失败,但是你一定要从失败中爬起来,而当时正好是我人生一个挫败感特别强的时候,所以我接的《中国合伙人》。当时有很多人嘲笑我英文不好,我偏要演一个英文老师,后来我最后一场戏在美国拍的时候是一条过的。我当时觉得,一定要咬牙争一口气,把那个戏拍好。

今天的《烈火英雄》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我觉得就特别适合现在的我,如果几年前我可能对于这个人物的理解不这么深,但现在我更多的是希望演出这个人的弱点,这个人的人生的血肉,他的情感,而不是过多地去渲染,怎样去做一个英雄。每个时代和每个年纪,我对人生和角色的理解不同,我选的角色也不同,我觉得现在的我更加适合《烈火英雄》里这个角色。

澎湃新闻:现在算是变得比以前更善于挑选角色?

黄晓明:也并没有,我觉得每个时代都是对的,就连你人生的失败也是对的,我一向都认为人生的成功与失败是平衡注定了的,当你高到一定程度,一定会掉下来,然后掉下来是为了让你更好地再爬得更高。但如果你掉在这个坑里边,不肯出来的话,那你就只能待在这里了。我觉得我的性格还是比较要强的,现在的我更不在意这种失败了,因为我已经知道,可能今天挺好的、明天会不好,我的承受力已经变得非常强了,大不了拍拍屁股站起来,再重新走一次嘛。

澎湃新闻:有很多网友说,这会是你的又一部“代表作”,这部戏对你来说意义是什么?

黄晓明:我觉得这个电影是不是我的代表作是一回事,但它本身的意义已经超越了作品本身了。很多人看完了之后感动,并且自发地告诉我们说,他们觉得以后要对消防员好,要注意防火,我觉得这是非常大的意义。

比如说,生活中其实很常见的一些楼道被堵死,平时大家都觉得无所谓,堆点杂物不碍事,但是现在看了这个电影之后,可能很多人就会默默把楼道清开,包括注意身边的消防隐患,这样子的话,可以给我们的消防员减少很多的损失,可以让他多点时间陪家人,也不给他们做英雄的机会。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其实有很大的意义。

澎湃新闻:有没有一些平时可能是被大家忽略,但是其实非常重要的提高消防意识的生活细节,可以提醒一下大家呢?

黄晓明:很多,比如说电源插头要记得经常拔,还有所有含酒精的一些东西,包括火机、空气清新剂,不能在太阳直晒的地方用。其实我们生活中时时刻刻真的都要从自己做起,去帮助我们的消防员,去减少他们的伤害,也是给他们方便,能够让他们更顺利地把人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