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青青]《加油,你是最棒的》:偶像剧如何“生活化”

时间:2019-08-05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qq空间留言代码大全由邓伦、马思纯主演的《加油,你是最棒的》(下文简称《加油》),改编自自由极光的小说《加油,你是最胖的》,是知名编剧李潇“先生系列”的第三部作品(《好先生》《恋爱先生》)。这剧名不太“走心”,就像是直白地喊出了鸡汤式的口号,但秉着对邓伦、马思纯挑剧本能力的信任一看,它还是不错的。

《加油,你是最棒的》海报

从类型上划分,《加油》仍旧是在偶像剧的范畴里。在观众的刻板印象中,偶像剧就是“白马王子与灰姑娘”“霸道总裁爱上我”,无所不能的帅哥型男主+品行纯良的小白兔,你侬我侬、甜到上头。你看今年前两个季度,观众们已经换了一波又一波的“男友”了:《奈何boos爱上我》中的凌异洲,《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中的顾未易,《我们不能是朋友》中的褚克桓,《亲爱的,热爱的》中的韩商言……这类偶像剧的功能是“造梦”,为观众制造美丽的白日梦。白日梦虽上头,也有让人担心的地方,比如提高观众的情感阈值,失去了感知日常生活中平凡爱情的能力,抑或在对霸道总裁的崇拜过程中失却女性的主体意识,将男性的某些“冒犯”行为合理化了。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甜宠剧会招致甜腻过头、过于悬浮等批评。但偶像剧并非只有这一面向,同样是“造梦”,它也可以为观众制造触手可及的梦想,给予观众逐梦的勇气与能量。换句话说,偶像剧也可以“接地气”“生活化”。在日剧里,生活化的偶像剧比比皆是,韩剧这一两年也流行过“丧燃”的偶像剧风,比如《三流之路》《我的大叔》,为偶像剧赋予更多的现实内涵。

就目前播出的剧集来看,《加油》走的也是偶像剧“生活化”的路径。偶像剧该如何“生活化”?《加油》可作为一个极好的分析样本。

人设与剧情的“生活化”

《加油》讲述的是,通过选秀出道但10年后星气褪尽的十八线艺人郝泽宇(邓伦 饰)突然被经纪人丹姐(邬君梅 饰)给“卖了”,他与“新助理”——在超市工作的福子(马思纯 饰)、“新司机”——福子的父亲福方树(韩童生 饰)、“新经纪人”——没有半点经验的牛美丽(倪虹洁 饰),凑成“草台班子”,携手“逐梦演艺圈”。

邓伦饰演十八线艺人郝泽宇

马思纯饰演福子

关于演艺圈题材的电视剧并不少,比如陈晓、袁姗姗主演的《云巅之上》,宋祖儿、徐正溪主演的《舌害》,郑爽主演的《我的保姆手册》,黄子韬、吴倩主演的《夜空中最闪亮的星》,以及搜狐视频自制的《热搜女王》等,剧中的演艺圈大抵是另一个版本的“宫心计”,迎合的是普通人对于娱乐圈的刻板印象,演艺圈浮华又阴暗,明星一个个都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

但显然,演艺也只是一种工作,明星也是人;除了极少数在金字塔顶端的一线巨星外,演艺圈多的是十八线小明星,与其他为梦想打拼的普通人别无二致。比起“宫心计”,他们的生存状态更“切己”,更值得关注。

“你虽然是演员,但你也是普通人。”《加油》一开篇福子对郝泽宇说的这句话,奠定了这部剧的人设与剧情走向,它关注的是普通人的奋斗史,只不过这个普通人的职业,恰巧是明星。

剧集将演员作为普通人刻画

郝泽宇是个普通的北漂演员,一漂就是十年却依旧籍籍无名。他住地下室,吃泡面,合约还被经纪人转给了别人。经纪人牛美丽与助理福子,都是“半路出家”,一点经验没有。郝泽宇的境况,是挺惨。

女主角福子也没有“优秀”到哪里去。不爱学习,成绩差,学历低,贪吃,身材肥胖(马思纯为角色增重十几斤),成为郝泽宇助理前,在超市里当售货员……老福嫌弃她,“吃什么什么没够,干什么什么不行。”

福子被父亲“嫌弃”,虽然老福只是刀子嘴

一个十八线的落魄艺人,与一个失业·低学历·胖女青年聚在一块,上演的剧情自然不只是偶像剧里天花乱坠的浪漫与甜腻,更多是焦头烂额于下一次工作机会在哪,下一餐在哪吃,怎么才能赚到钱。《加油》既还原了无数北漂的生活现状,也还原了演员作为“普通人”的一面,像郝泽宇为了赢取工作机会,被导演耍了地增肥减肥,为了增肥,弄了个吃播,结果还吃进了医院。

郝泽宇为增肥和赚钱做“吃播”

大多数影视剧之所以“没有生活”,因为它给观众的是一个俯视世界的视角,以帮助观众短暂逃离庸庸碌碌的现实生活,浪漫得那么夺目,温柔得那么销魂。但“生活化”,它来源于生活,却不高于生活,它的魅力在于,它让庸碌的现实生活变得是值得过的,让俗气有了价值,也让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显得不那么沮丧。

就像《加油》中,有几处关于“吃”的呈现,接地气、生活化,又让人觉得生活香气腾腾。比如四人从警察局出来后,去街边小摊吃早餐,福子点了不少东西,郝泽宇却一脸嫌弃地看着桌子上的炒肝,谁想却被其他三个人联合起来怼了。但这一餐,对郝泽宇也有所触动,他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与氛围,也会放低自己的心理“优势”,愿意像普通人那样去生活。

好好吃好好生活,才叫“正道”

还比如在酒店拍完宣传照后,福子请郝泽宇吃了一桶泡面,连榨菜都是买的散装。郝泽宇吐槽她“抠抠搜搜”,却也只能将就着饱腹。这一桥段又好笑又接地气,得有足够生活经验才能想出“散装榨菜”的梗。

台词的喜剧色彩与“生活化”

豆瓣上《加油》主页,类型那一栏目里,有一个标签是“喜剧”。从主创者的采访可知,该剧总制片人和剧本总监李潇做的调整,对原著故事和主题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和创新,强化了剧中人物轻松幽默的耍贫互怼。

不难发现,一众口碑出色的生活化的青春剧、偶像剧、都市情感剧、家庭生活剧,都会强化剧集的喜剧色彩。一方面,如果“生活化”只是流水账式的平铺直叙,观众的耐心极易消耗殆尽,喜剧色彩的加入,能够让生活泛起涟漪,有起伏有波动。另一方面,喜剧本身就具有极大魅力,它是娱乐,也是一种活力和津津有味,是一种生活的光泽,是身心与灵魂的健康活泼。就像一个有趣的人,灵魂一定非常活泛;有趣的生活,也一定是生机勃勃的。

《加油》的台词,并不是说写得多好,多深刻,但它有生活气息,有趣味,也很能体现出编剧的水准。弹幕上有许多观众说“感觉像在说相声”“半夜笑出猪叫声”等,也不见得是夸张,该剧台词上充分借鉴了相声里的“包袱”。

语言的“包袱”,有一种叫“三翻四抖”,指的是经过再三铺垫、衬托,对人物故事加以渲染或制造气氛,然后将包袱抖开以产生笑料。在台词上虽然不一定有“三翻”,但有“翻”有“抖”。还是吃早餐那一段,贪吃的福子在那边一个劲儿地点餐,这是“翻”,结果老福突然“抖”出了一句“上供”呢,是观众没有料到的,自然令人忍俊不禁。

《加油》视频截图

两人拍完宣传照在外面吃泡面,福子感慨什么时候能够买得起里面的衣服。郝泽宇吐槽起来,“我估计这辈子是不可能了”,观众的预设是他会说福子穷什么了的,结果郝泽宇蹦出了一句“主要这里没你的号”,趁机损了福子一把。这也是有“翻”有“抖”。

《加油》视频截图

台词上的包袱,还有一种叫“楼上楼”。第一个包袱取得预期效果之后,紧接着用一个相关联的包袱取得更大的笑料。比如酒店里给郝泽宇拍宣传照,第二个主题是欲望,郝泽宇依旧不配合,福子只好亲自下场,躺在大床上摆根本不适合她的魅惑的姿势。这是第一个笑点。当她问郝泽宇是否有欲望了,郝泽宇说,有了,食欲。这就是笑点的叠加。

《加油》视频截图

好看的喜剧不仅仅有台词上的反转和反讽,也会有剧情与场景上的反转。剧情反转,就是将当下局面进行颠倒,从而达到令人意想不到的结局,实现喜剧效果。就比如郝泽宇与老福初次见面就闹上警察局,两人斗嘴斗得正欢,老福突然哮喘症发病倒地,喷个药就行,结果郝泽宇情急之下会错意给做了人工呼吸。事后两个人只能假装啥事没发生。

从闹到警察局,到警察局里意外“亲嘴”,这就是剧情反转

喜剧的价值就是告诉我们:再难的生活,只要还能笑得出来,就值得坚持下去。

表演的“生活化”

浮夸的偶像剧对于演员的演技是有“遮瑕”功能的,因为其角色的人设往往颇为单一,比如霸道总裁就是冷漠、面瘫,刚好适合一些本来演技就面瘫的新人演员。像《亲爱的,热爱的》李现的演技也曾引发争议,有观众质疑他故意压低嗓音说话,影响台词发挥,并且常常是一个“装酷”的表情演戏;但粉丝可以挽尊说,原著《蜜汁炖鱿鱼》中韩商言的人设就是这样的,韩商言就是一个冷酷的人啊云云。

粉丝们这样认为,既有粉丝滤镜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她们并不知道真正好的表演是什么样的。时下市面上的所有流量明星,都曾被粉丝夸过“演技炸裂”,会哭就是演技炸裂,表情动作夸张一点就是演技炸裂。但就像演员郝蕾曾在采访中说的:“什么炸裂式的演技,就非常可笑。所有的所谓大的爆发力,都是你一个戏剧学院(学生)大二时应该做到的。我们今天成熟的演员,还要拿大学二年级——都不是四年级的成绩,作为炫耀和标杆吗?”

郝蕾道出了演技的一个关键:炸裂这种表演幅度大的,容易演,演技真正难的地方,在于细腻,在于演员对于细腻情绪、细腻感受的细腻呈现。

老戏骨何冰的一个说法,也可以来更直观地区分“炸裂”与“细腻”的区别。“拿一个人物来分析,大家都有理解,但是千万不能演那个理解……那是个答案,而我们要演的是这个算式,这个答案应该让观众判断出来。”很多年轻偶像所谓的“炸裂”演技,就是直接告诉观众那个答案,就比如角色外冷内热,所以演员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告诉观众,“我很酷”。这是粗浅的表演。

《加油》中的韩童生等老戏骨自不必说,而马思纯和邓伦也是新生代演员里演技比较值得称道的。马思纯有金马影后加持,邓伦则比较被低估。《加油》中他饰演的郝泽宇也是外冷内热,表面上对什么都毫不在乎,嘴上损人功夫一流,但内心善良又柔软,冷酷只是为了保护他强大的自尊心,假装不在意是因为自己太在意。

剧中有一个冲突比较强烈的桥段,郝泽宇终于找到经纪人滕丹,他敬重滕丹,依赖滕丹,滕丹却因为苦衷将郝泽宇贬得一文不值,郝泽宇一气之下摔了整桌子的酒瓶,甚至想要当场把滕丹送给自己的毛衣烧了。滕丹却怒骂郝泽宇丢人现眼,崩溃的郝泽宇便在这种情况下离开。

福子抱着毛衣去郝泽宇家找他,可是无论怎么呼唤郝泽宇都没声音,面对福子的安慰更是大发脾气。委屈的福子把毛衣扔给郝泽宇就走了,说他这人浑身上下都是刺,伤害的都是身边的人,把爱他的人越推越远,最后就剩你自个儿。

可以详细分解下邓伦之后的几个表情处理,福子的话戳到他的痛处,他若有所思、气闷无语↓

但强大的自尊心以及盛怒的情绪下,他又无法及时自我调整,首先想到是发泄情绪。嘴角细微变化,继而开始对离开的福子大喊“我乐意,滚蛋”↓

进屋后,听到福子的脚步声走远了,冷静下来,他内心又很懊悔。他知道福子说得没错,他不该如此伤害福子↓

大部分时候,郝泽宇与福子都有点“逗比”,邓伦、马思纯表演时放松、自然,演员与角色贴合度高,马思纯也像是福子本福,可爱又福气,没什么表演痕迹。编剧也比较聪明,某些桥段以超现实的方式表现,让角色“精分”,不同的自我进行辩论,既为演员提供了一个独角戏小舞台,彰显演技,也有助于观众看清“算式”的过程,理解角色情感。

两个福子,两个郝泽宇“相互辩论”,以此反映角色的内心矛盾

《加油》远非尽善尽美,放在电视剧的大的评价体系里,它就是一部卖相更好的爆米花作品;但如果是在偶像剧这一细分类型里,它“生活化”的尝试,是值得鼓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