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4电池容量]专访丨叶音:我热爱的东西,一定要做到最好

时间:2019-08-07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kb123从这里开始《这就是街舞》第二季决赛,出现了非常妙的一个组合:叶音,Franklin。两位整季最“佛”的选手最终battle。

叶音、Franklin的battle现场

两人对即将到来的决战心态都挺“佛”。battle前,导演问Franklin,你觉得你可以吗?他说:我觉得,我不可以……

另一边,在后台休息室,叶音边狼吞虎咽吃着罗志祥的沙拉,边委屈巴巴地说:我好困好饿怎么办……

可比起饿和困,更麻烦的是腰伤。在前面跳个人作品时,叶音把腰闪了,一回到后台就疼得趴地上了,队员们手忙脚乱给他按摩。然而battle时再回到舞台,还是跳得一点都不惜力,还是那个“人体弹簧”叶音。看他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观众根本瞧不出这人身上带着新伤。

这不是叶音第一次battle前受伤,《这街》总导演陆伟调侃叶音是“每逢battle必崴脚”。在节目里上一次受伤是在24小时编舞后,叶音右脚受伤,大拇指关节错位。在后台医生给他针灸治疗,他疼得咬住了毛巾,上了台,照样跟没事儿人似的battle。“当你在台上的时候,你的肾上腺素是飙上去的,你的身体是热的,所以可能可以忽略那些感受,或者咬咬牙,或者也不用咬牙,忘了它就好了。”叶音这样总结带伤battle的“诀窍”,“当然下来之后,像死了一样。”

下来之后,导演问他,为什么不放弃呢?“为什么要放弃呢,我还在台上啊。”

“叶音很拼”,是许多认识他的人给他的评价。陆伟说起决赛前那个晚上,场馆正在搭建,叶音带着团队,在场馆外露天排练了整个通宵,早上七点结束,十点直接去做妆发。“他很有才华,他很快乐在做一件事情,给我的感觉是,哪怕过程里他很纠结,很痛苦,他也是享受那个纠结和痛苦的过程的。”

除了职业舞者,叶音还有个设计师的身份。他从小学画,中考考华山美校,美术名次第一。深厚的美术功底也用在了街舞作品的呈现里,团队有活动,服装道具多媒体,甚至海报,都是他亲力亲为。连在《这街》里,在舞台呈现上与节目组意见有分歧,他会直接提出来。“他不会去顾虑说,我这么提建议节目组会不会不高兴,他对舞蹈的诉求很明确。而他虽然提了很多意见,但节目组上上下下都很喜欢他,因为大家看得出来,他的建议不是有攻击性的,他是发自内心地想把作品做好。”陆伟这样总结道。

叶音在微博上发的舞台设计图

和叶音聊天,他的口头禅是“冲冲冲冲冲”,街舞和设计,外人很难想象他是如何兼顾的。本来是公司设计总监的他,辞职后接的设计项目不比在公司时接的少,甚至在参加《这街》,练舞已经够疲惫了,他还要把比赛前接的设计项目做好。时间哪里来?用叶音的话说,“靠爆肝”。他还总结出了熬夜秘诀,“熬到早上9点左右,效率会特别高,因为知道‘啊马上就能做完了’,动力就来了。”因此在《这街》里,叶音是出了名的站着就能睡着,三儿在微博上模仿过他的常态,前一秒还睁着眼睛懵懵懂懂地看着大家,后一秒已经打起了瞌睡。

叶音的微信签名是:“从不认为工作是阻止我跳舞前进的理由,而是帮我完成梦想的奠基石。”他说,“我热爱的东西我一定要做到最好。”这么倔的叶音,其实对于个人的输赢并不太在意,有空就在微博上转发其他选手的表演,为别人拉票点赞,反而是自己,“让人为我投票这种话,我真的说不出口诶。”他不太在意C位,也没那么爱表现自己,比赛总是有输有赢,他看得开。

如果输赢不是最强的动力,那热血和拼搏是为了什么?“冲啊,拼搏啊,是我的信念,是我让自己燃起来,充满自信放手一搏的状态,是我让自己充满激情去面对生活的方式。”在叶音看来,不管什么事,如果你不享受其中,人生中宝贵的时间一样是耗掉了,“那为什么不充满激情地去做呢?”

修楼梯战队

个人输赢不重要,但团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在他这里很重要。“团队的输赢如果和他有关系,他就会特别愿意去为团队争取。”《这街》里负责叶音的导演告诉记者,节目有一次battle,罗志祥派他出去抢分,其实前一天他因为被狗咬打了狂犬疫苗,不能剧烈运动,但他还是上了。“因为能救团队的人回来,他就很开心,很想拼一下。”对叶音来说,参加这季《这街》,最开心是能和一帮舞者一起排出好作品,能一起吃喝玩乐的生活。最不开心的,就是“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却不断有人离开”。

叶音很珍惜“团队”这个概念。他从高中开始跳舞,后来认识了同样跳locking的叶正,两人趣味相投,性格互补,一起创办了团队WiikSymphony。到现在,团队里很多人都是一起跳舞十几年的朋友。整个参与《这街》的过程,他说团队对他的支持有始有终,从海选第一场,到决赛最后一场,“他们一直在,一直陪着我”。总决赛找帮跳嘉宾,来帮忙的基本都是团队的成员,多年默契让他们在齐舞battle时,整齐划一如同一人。港剧里常出现的那句“一家人就是要齐齐整整”,放在他们身上也特合适。

叶正对叶音来说,像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叶正成熟稳重,对单纯的叶音很是照顾,会被人调侃像“父子”。大部分时间都投入舞蹈和设计,叶音平日里有点“呆”,不善言辞,又过分简单,叶正和整个团队几乎把他当成“团宠”一样的存在。用叶音自己的话说:“可能因为我反应慢,还有点蠢。”而用叶正的话说,“单纯拼搏的少年,谁不喜欢?”

而单纯拼搏之外,叶音挺平和的,《这街》播出过程中,微博上,叶音粉丝常来“吐槽”叶音,说他腿短,他裤子一提,强行拉出大长腿;说他像柯基,他就认认真真地点评粉丝画的柯基,“笔触干净,每一笔都到位,画得很好。”他说原创是很珍贵的,“他们的想法啊脑洞啊都是很特别的,看到让我惊艳的东西,我也会忍不住想去说一下。”

2015年,叶音拿到了LockCity世界总决赛冠军。他说这是对他影响很大的一次比赛,和自己的偶像们一起比赛,还拿了冠军。“感觉自己第一次真正站在世界舞台上。”

而这次,拿下了《这街》的冠军,被更多的人们看到和认可,他觉得确实也带来了很大影响,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不去多想,做完采访,拍完广告,下午该去教的课,还得去上。想要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子?

“和现在的朋友在一起跳舞,该做什么做什么,继续拼,拼到拼不动了为止。”

【对话】

很多朋友都是battle来的

澎湃新闻:跟Franklin的最终battle开始前,你觉得你的胜算有几成?当时是什么心情?

叶音:胜算还是有一点吧,因为我也是battle型选手,但我也真的觉得Franklin有无限大的潜能,他battle也很厉害。

澎湃新闻:battle本身是竞技色彩很重的,如果像你说的,输赢对你个人不重要,那对你来说,battle中最好玩的是什么?

叶音:battle对我来说,最好玩的部分,是这个过程中我跟对手会达成很多交流。这种交流不是语言上的,而是比如,他在那边跳了一个东西,我看到我会觉得被启发,有被指点到,觉得“哇好炸”。每次battle我会特别享受对手跳的东西。有时候battle中两个人互相“看对眼”,在音乐中很有默契地做了相同的动作,这也是最让我热血澎湃的时刻。

而且battle只是形式,我们以这个形式交流时,可以去享受对战和音乐给我们带来的爽快,可以像朋友间玩笑一样,吐槽“诶你这个东西不行,我这个才炸”。battle对我来说就是玩,输赢是用来增加乐趣的,让它变成个“正经”活动。

澎湃新闻:battle可以说是一种语言外的交流方式?比如你比较害羞,相比语言,肢体语言表达会更得心应手?

叶音:没错,我语言表达不太好,小时候英语也没学好,但我因为街舞结识了很多国外的好朋友,跳舞的过程中产生了共鸣和交流,我真的很多朋友都是battle来的,跳舞时发现两个人有默契,然后看对眼了,觉得好投缘。可能我们坐下来吃饭聊天,就是尬聊了,因为我词汇量太少了。但是跳舞带给我很多跟人情感和情绪上的交流,这种交流是很真实的。

澎湃新闻:其实整个《这街》的录制一直非常辛苦,这个过程中最开心的事是什么,最不喜欢什么?有没有过觉得自己可能快到极限了的时候?

叶音:最开心是和大家一起排舞,去创造有意义的东西,还有和大家一起生活,吃喝玩乐,这是我们最珍贵的回忆。最不开心的是,我要去做很多选择,明明49强之后,那些舞者全都是我的朋友,前辈,我尊敬的人,我欣赏的人,还要从里面选出来几个人,这个很纠结的。每到做选择的时候,都是烦心的时候。还有就是觉得自己作品没做好,或者觉得我们应该能赢却输掉了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很难过。以及,输掉之后有队友离开,感觉我们这群人刚聚到一起却要分开,会很难过。

澎湃新闻:24小时齐舞battle,你当时好像是脚趾骨折的,然后跟小海battle了四轮,但从你表情上看不出一点不舒服。最终battle前好像也把腰伤了?你一直是个很能忍痛的人?

叶音:那个当时是大脚趾外翻,然后决赛的时候是跳个人作品时把腰闪到了。反正就坚持跳完吧。不管是腰闪到了还是脚受伤了,当你到了台上那一刻,你肾上腺素是飙上去的,你身体是热的,所以可能你可以去忽略掉那些感受,或者说咬咬牙,或者甚至也不用咬牙,忘了它就好了,当然下来可能会,像死人一样。

澎湃新闻:海选时和兄弟叶正一起battle,你留下了。能不能聊聊和叶正的友情?叶正好像性格上更稳重一些,在生活和工作中,你们彼此担任着什么样的角色?

叶音:我就是在跳舞上属于冲冲冲冲冲,在设计上拼拼拼拼拼的人,没啥太理智的商业头脑管理能力这些。叶正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铁的哥哥,他一直很照顾我,他比我大几岁,我高中毕业,他大学毕业,差不多这个时候我们认识了。他带领的是整个上海大学生的(街舞)精神,把大家都凝聚在一起,那个时候大家都特别佩服他。所以组建wiik之后,他一直发挥了很强的领导力,把大家紧紧凝聚在一起,后来我们一起工作,一起办比赛,一起冲比赛,各方面,生活工作,他都做好了协调。他生活中也是很照顾我。

冲啊,拼搏啊,是我的信念

澎湃新闻:你爱说“冲冲冲冲冲”,叶正也说你是直线热血少年。那你生活和工作中,有“冲”和“拼”解决不了的问题吗?如果有怎么办?

叶音:有,我是生活中什么都不管拼命去冲冲冲的人,但生活中有些事,你可能必须去拐个弯,去思考下,三思而后行,当我在咬定一件事要去冲冲冲的时候,我也是需要冷静下来去思考的。冲啊,拼搏啊,是我的信念,是我让自己燃起来,充满自信放手一搏的状态。但很多事都不能什么都不管,要去考虑很多,考虑别人的感受,如果不管不顾就一个人冲,那就是自私了。

所以拼搏对我来说,是一种让自己充满激情去面对生活的方式。比如我接了个活,可能是很死板很商业的东西,那我要怎么让自己充满激情地去完成它,而不是给客户摆臭脸,随随便便弄完交差,那样谁也不能享受在其中,然而你人生中的这些时间一样是耗掉了,那为什么不充满激情地去做呢?不管是设计还是舞蹈都是如此。

澎湃新闻:你曾说街舞和画画你都不会放弃,两种艺术在你的实践中会常有交融吗?

叶音:其实美术对我街舞这一块是有很大帮助的。舞蹈最后呈现给观众的也是一个画面,它是动态的,它是有情感的。美术也是,从画里你能让人感受到什么情感,衍生到视频多媒体,它也是动态的。所以二者之间是相通的。

澎湃新闻:之前做过设计方面的工作,是什么时候决定做全职舞者?家里人对此有过意见吗?

叶音: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是在保险公司做艺术总监,很多跳舞的时候需要出国比赛,请假太多,这样子对公司也不好,对我本职工作也不负责,既然这样,我不如好好跳舞,跳舞的同时,设计还在做,公司的东西我可以按项目制去完成,这样子我两件事都做到了。我父母也特别信任我能协调这二者的平衡。而且我当时跳舞已经闯出一点名堂了。然后设计这一块,我按项目接的工作和坐班差不多,只要努力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澎湃新闻:所以父母对你的选择一直很支持。你成长中,他们对你的教育方式是怎样的?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叶音:他们一直很支持我的兴趣。从小让我学唱歌跳舞,乐器武术,因为学武术韧带拉得好,对跳舞有帮助。还有画画,小时候我妈妈会带我去浦东,去上海图书馆写生。初中毕业的暑假,很轻松自在,我想去游戏机房玩,我爸妈也支持,给钱让我买游戏币,在游戏机房玩我喜欢上跳舞机,他们就建议我好好去学跳舞,还帮我找上海好的街舞机构。

小时候他们教我怎么处理和长辈同学的关系。进入社会后,他们还会教我在公司怎么和同事相处,跟人交流会遇到什么问题。我小时候皮嘛,总是闯祸,闯了祸也是会撒谎的,我妈妈不会一刀切地跟我说撒谎是不对的,她会告诉我,什么时候不能撒谎,什么时候可以说一下善意的谎言。

澎湃新闻:比如什么情况可以说善意的谎言?

叶音:比如有些事你说了会让人绝望,但人是需要希望的。

澎湃新闻:那如果有人很想跳舞,但他就是没天赋,你会告诉他真相还是善意的谎言?

叶音:要看他有多热爱舞蹈,就算没有很多天赋,在很努力的情况下,也有成功的可能。我以前遇到过这样的朋友,他非常努力,但可能少了点天赋。他遇到瓶颈,跳不下去的时候,我会跟他聊,会给他鼓励:你付出的努力比我们多,你已经比我们厉害很多倍。结果也确实是好的,他后来跳舞很厉害。

澎湃新闻:那作为设计师,面对甲方的要求往往会很头疼,在如何说服甲方“爸爸”方面,能不能给大家一点建议?

叶音:这方面,我觉得有时候甲方是会比较刻板死板循规蹈矩,但是设计和跳舞一样,永远都是在学习的过程中磨练,所以你如果能在保证满足甲方的要求下,又做出一个很好的作品,那就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你能让甲方觉得这个东西他喜欢,然后你也觉得这个东西是好的,值得拿出去的,可能你是在改变大家在审美上的一些看法。所以我觉得可以让甲方知道什么东西是好的,而不是他说啥,就做啥。

澎湃新闻:你说希望十年后,还是像现在这样。那你觉得让你觉得不想改变的美好的东西是什么?

叶音:身边的这些朋友,从高中到现在,还在一起跳舞,互相支持鼓励,还有了我们的团队,WiikSymphony,大家都长大了,一起开公司,为共同的事业去奋斗,这些都是我觉得现在生活中很值得珍惜的。以及我父母对我的理解和支持,他们从来不会在我工作忙碌的时候打扰我,有时候我忙到很晚回家,和他们相处时间就一点点,但我还在忙,他们都会给我时间,这些都是让我很感恩的。

你说到“十年后”,其实我想说十一年前从我开始学跳舞到现在,这十年,最不可思议的就是,高中的好兄弟,一起在美校画画,学跳舞,到了现在我们还热爱着美术和舞蹈,我们还没有放弃,依然坚持着这两个东西,这是最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