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翔冬虫夏草补酒]史上规格最高 “走出去”,上交140周年全球巡演即将起航

时间:2019-08-10 星期六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青岛野生动物园琉森音乐节在节目册里把上海交响乐团与柏林爱乐乐团、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等齐称为“Top Orchestra”;英国媒体把上海交响乐团在逍遥音乐节的首秀,与海丁克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巴伦博伊姆与西东合集乐团、杨松斯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等并列为十大精彩看点……自发布140周年全球巡演计划,上海交响乐团的这次国际巡演便备受关注。

这趟巡演堪称中国巡演史上规格最高的一次“走出去”。8月12日,上海交响乐团一行近140人便将启程前往美国华盛顿,在指挥余隆的字斟句酌下,乐团目前正在行前排练和最后冲刺,打磨每一个细节。

上海交响乐团

“一网打尽”一流音乐节

23天的时间里,上交将履及华盛顿、芝加哥、爱丁堡、琉森、格拉芬内格、阿姆斯特丹、伦敦等5个国家的7个城市,首度登陆美国拉维尼亚音乐节、英国BBC逍遥音乐节、爱丁堡国际艺术节,并再度登台瑞士琉森音乐节、奥地利格拉芬内格音乐节。

与上交同行的独奏家,既有弗兰克·彼得·齐默尔曼(德国小提琴家)、艾丽莎·维勒斯坦(美国大提琴家)这样在欧美市场备受热捧的当红艺术家,也有英国利兹国际钢琴比赛新科冠军陆逸轩(华人青年钢琴家)。

7月16日上海夏季音乐节闭幕音乐会上,上交吹响巡演号角,为上海观众预演了巡演曲目中的三部协奏曲——普罗科菲耶夫《D大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莫扎特《A大调第二十三钢琴协奏曲》。

除了三部协奏曲,上交还将献演拉赫玛尼诺夫《交响舞曲》、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陈其钢《五行》等三部管弦乐作品。

8月5日-10日,上交进入行前排练和最后冲刺,指挥余隆拿出6天时间字斟句酌,打磨每一个细节。

巡演不难,但要在一趟巡演里“一网打尽”这么多一流音乐节,对国外大牌乐团来说都不多见,更不用说这么多音乐节同时欢迎一支亚洲乐团。上交用140年积累的实力披荆斩棘,敲开了世界顶级音乐节的大门,走出了一条高光路。

“上交只要正常发挥就可以了,东西方乐团其实没有差别,我们都是拉一样的曲目,但在跨越文化的融合能力上,我们要比很多西方乐团强。”在排练现场,余隆如是说道。

每次巡演,除了西方经典,上交都会有意识地加入中国作品或有中国元素的作品,2017年欧洲巡演,乐团便带去了中国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以及俄罗斯作曲家阿隆·阿甫夏洛莫夫一部描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北平风光的《北平胡同》,观众和媒体的关注度都非常高,对中国文化的传播是有效的。

今年,上交同样带上了中国作曲家陈其钢的《五行》。这部作品诞生于1998冬到1999年春,2002年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中国首演,2004年在上海的首演由上交演奏。这部交响套曲通过配器上的布局和音色上的暗示,精炼而生动地描绘了水、木、土、火、金,被人认为是一部难得的“现代配器教科书”。

中国观众对中国文化里的“五行”不陌生,外国观众是否能轻松理解?余隆说,节目单上有详细的文字介绍,有助于观众了解,但他更强调,音乐是一种能打破文化隔阂的语言,“与其老是去解说文化,不如直接去感受音乐。”

音乐节上的观众往往是最专业、最苛刻、最挑剔的,团长周平同样认为,上交只要正常、平稳地发挥就行,因为乐队的实力摆在这里,“临时抱佛脚没有用,音乐不是空中楼阁,需要的是长期的积累和训练。”

这些积累来自上交每年高频率、高质量的演出安排,来自音乐总监余隆和多位国际客席指挥的不懈打磨。不同音乐家有不同的指挥风格,对作品也有不同的理解和偏好,其间的幅度和差距是很大的,上交可塑性强,学东西快,总能迅速掌握精髓,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风貌。

“上交的音色是温暖的。早年,大家都认可上交的弦乐声部,觉得像丝绒一般,这些年,上交的木管声部、铜管声部都上来了,乐队水平提高,音色要好,需要各个声部都均衡。”周平说。

最后冲刺

职业化是巡演成功的保障

在8月8日的探班现场,记者发现,演奏员和行政人员人手一份“巡演手册”。这份厚达53页的手册事无巨细,除了演出信息,酒店、飞机、大巴、剧场、用餐、车程的信息都一一列明。另一方面,大到乐器的携带运输,小到演奏员袜子的颜色长度,手册也都提出了一套标准和要求。

从美国到欧洲大陆再到英国,上交23天里要飞十几个航班,因为有些航班小,大部队要分两组出行,因为欧洲酒店普遍小,大部队还必须分开居住。

周平特别提到,转场途中,路上的车程如果超过4小时,当天就不会安排演出,乐团保证了休息,才能保证演出质量,“早年的巡演真的很猛,披星戴月,就像公路考察队,城市一个接一个马不停蹄,到哪都没区别,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

另外,参与巡演的乐器绝大多数都会走货运,包括以前会被乐手随身带上飞机的小提琴。

“有些航班太小,如果小提琴都带上机舱,行李仓就没法放东西了,航空警会上来随机抽取,让乐器托运,这是很危险的,很可能就被撞坏了。”周平说,上交2015年美洲巡演时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好在那是短途飞行,最后妥协的结果是,两个上交人跟着两把琴下了飞机,改坐车到达演出目的地。

为了降低损耗,上交这次连小提琴都走货运,8月10日排练一结束,乐器就要被集体拉走了。

这些细节是演出成功的前提和保障,更是乐团巡演是否职业化的一个缩影,而这些经验,都是上交从2010年美国与波兰巡演、2014年德国与荷兰巡演、2015年美洲巡演、2017年欧洲巡演里一步步摸索出来的。

在海外的大规模巡演未来会常态化吗?周平说,巡演对乐团的发展来说是非常必要的环节,但要有方向性、有战略性地走,“乐团不能关门造车,还是要定期走出去,就像现在有微信了,交流越来越方便,但面对面的交流还是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