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公交车站查询]中文版《亨利五世》:莎士比亚伟大,在于没有绝对正确方式

时间:2019-08-11 星期日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冷热水龙头莎士比亚众多作品中,历史剧并不为中国观众熟知。但自2016年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简称“皇莎”)大规模访华,先后在北京、上海、香港进行《亨利四世》上下集及《亨利五世》巡演并轰动一时后,他的历史剧渐渐被更多中国观众了解。

也是在2016年,中文版《亨利五世》首次在上海演出,这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和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在洽谈、筹备两年后的首次深度合作,也是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莎剧舞台本翻译计划”的首部作品。作品由中英两大剧团共同合作完成。

《亨利五世》剧照。本文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时隔三年,修改后的中文版《亨利五世》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剧院再度上演,作为“经典戏剧·上话重绎”系列剧目,从8月1日演至了8月11日。这一版的演出再次请来了三年前的导演,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导演欧文·霍斯利执导。

作为目前世界上演绎莎剧最为权威的剧团之一,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自2015年开始启动,“莎剧舞台本翻译计划”以八年为期,希望从适合戏剧化呈现、便于演员演绎、普及观众欣赏的角度,探索莎士比亚戏剧翻译新方向,并计划在2023年完成莎士比亚第一对开本全新的舞台本翻译。

这次的中文版《亨利五世》保留了此前2016年的全新译本,也是此前皇莎“莎剧舞台本翻译计划”首个成果。该中文版《亨利五世》新译本由香港艺术节副节目总监、编剧苏国云担当剧本翻译、编剧喻荣军担当剧本修订、由张冲担当文学初稿工作。

在剧中,除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兰海蒙饰演的“亨利五世”之外,另外15位男女演员在剧中均是一人分饰多角,甚至有女演员饰演男性角色,还有部分角色用中国方言出演角色。

相比三年前的版本,这一次的制作在舞美上也“焕然一新”,皇莎的舞美设计兼服装设计师詹姆士·唐纳利赋予了整台剧极为现代的气质,一个玻璃屋装台构建起了亨利五世的“朝廷”,而演员们身着简约的服装,随时变换造型,整出剧也因此显得快速流畅。

《亨利五世》海报

该版导演欧文·霍斯利毕业于伦敦戏剧学院,是皇家莎士比亚剧院功底扎实的“学院派“导演。此前,作为“王与国”项目的副导演,和皇莎的艺术总监格利高里·道兰一起导演了《亨利五世》等剧。而2016年起,他又两次来到上海,为中国舞台贡献了属于他风格的中文版《亨利五世》。

这一轮演出之后,欧文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谈了他创作中的很多想法,也为中国观众了解莎士比亚和他的历史剧以及《亨利五世》,提供了更丰富的视角。

【对话】

澎湃新闻:之前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另一版《亨利五世》曾经在上海大剧院演出,您是那一版的助理导演。重新在上海导演一个新版本,能不能谈一下两者的不同?

欧文:当我们带着皇莎历史系列来到上海的时候,我们有幸能一口气演出三部作品《亨利四世(上)》《亨利四世(下)》和《亨利五世》,这为观众提供了一个完整的哈尔王子这个角色的历程,也就是后来的亨利五世。

在我执导的这部制作中,更着重于成为了国王的亨利这个角色本身,他的领袖理念,同时,还有莎士比亚笔下的大场景:战争。

在概念与舞美设计中也与皇莎版本有所不同。我更希望专注在亨利这个人物作为一个个体,将这个角色置于整部作品的中心,以确保观众能从尽可能多的角度来看待他。

于我而言,关注如何成长为一国之君的经历,你可以将其联系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无论是是否喜欢这样。

澎湃新闻:《亨利五世》在英国是非常有影响的历史剧,对于中国观众来说这个题材有些陌生,您觉得在中国排这部作品,创作的焦点和意义在哪里?

欧文:中国观众对《亨利五世》知之甚少,因此我认为将这部作品呈现出来非常重要。当然,大多数文化都知道《哈姆雷特》和《罗密欧与朱丽叶》,但莎士比亚的历史体裁作品也同样具有普遍性。

有一种偏见,是你必须了解英国历史的一切,才能充分享受这部剧,但我并不认同。例如,《亨利五世》确实是关于战争的一部作品,但同时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一种文化会对这个主题缺乏相似经历。在剧中,也有一些角色形态已经超越了文化的国界,这一点在观众对这部作品的所产生的反应中已经很明显了。

澎湃新闻:为什么会选择一个演员饰演多个角色的方式?

欧文:通常情况下,这种选择与实际情况有关。我们的制作中总共有16名演员,而角色的数量更多,所以实际上我们需要增加几乎每位演员所扮演的角色数量。

不过,这出戏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有一个歌队带领观众从头至尾地解读故事。我选择了全体演员来担任歌队的角色,以此我们也为一人饰多角开辟了戏剧性的可能性。这个歌队的目的是让观众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并加以延展去接受演员们分饰多个角色的情境。

澎湃新闻:这次的中文翻译是全新的版本,相对更当代和口语化、作为一个英国导演,您能否感到台词上的差异?排演上会不会也有相应不同?

欧文:在翻译过程中有多种选择,因为中文不能翻译出原文中“抑扬格五音步”的对仗,我们不得不做出其他选择。

这场演出的主要特点是它的气势。从第一个场景开始,一切都是关于战争——这就是我们整部剧的气势。根据这一点,我们想捕捉莎士比亚思想的节奏。我还想让声音的处理有所不同,这样亨利的台词就会显得更突出(就像诗歌一样)。而其他角色,比如弗罗伦、皮斯托尔等,听起来就会更口语化。

我能分辨出舞台上的人物与这些台词自哪里来的关联。这也让我去思考,当台词更加流畅及正式,亦或情境更加极致的时候,场景的渲染会更加自由,或更加叛逆。

澎湃新闻:您创作过很多莎士比亚作品,又在皇莎工作。在您看来,莎士比亚的戏剧在当下,是不是面临观众接受度挑战? 是否始终需要有新的面貌?

欧文:我认为莎士比亚的作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原因很简单——共鸣。

莎士比亚至今是最伟大的作家,他之所以如此伟大,是因为他对人类行为的描写如此富有洞察力。

当然,自莎士比亚在世以来,我们的外部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作为人类,我认为我们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我们仍然去爱,去恨,去悲伤,去成功或失败。而莎士比亚,与其他作家不同的是,他以一种永远不会死亡的方式创造了与现今的我们息息相关的故事。

关于如何呈现这部戏剧作品,我认为我们确实需要考虑观众如何接受信息。现在的观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老练、性急和倾向于视觉,所以我认为这些确实需要考虑进去。

然而我相信,就像《亨利五世》中的歌队部分所说的那样,观众进入剧院时必须运用他们的想象力,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为他们准备好。观众必须运用想象,如果他们这么做了,我认为对于观众的回报会是难以置信的。

澎湃新闻:能否谈下和中国演员的合作感受?他们对莎士比亚的理解和你期待的一致吗?

欧文:和中国演员一起工作感觉很棒,常常就感觉同大家一块挖掘这部戏。由于演员们先前都不熟悉《亨利五世》,排练场就变成一个大家来探索了这个伟大的故事的游乐场。

演员们也为我熟知的这个故事带来了精彩而崭新的视角,让我能够转换和改变导演上的决策。

莎士比亚真正伟大之处在于没有绝对的“正确”的方式,所以当我们来到一种全新的文化中时,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让我们对这部戏剧有一个全新的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