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教育学院二附中]专访丨陶虹:不要总拿自己的孩子跟别人的比

时间:2019-08-14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相声小品大全下载电视剧《小欢喜》携全民关注的高考话题而来, 近期口碑和收视都表现不错。剧中三个有高三学子的家庭,各自都面临着他们的烦恼和挑战。

陶虹在《小欢喜》中扮演“宋倩”,一位女儿正值高三的单亲妈妈。她独立自强,事业成功,女儿成绩优秀,可爱懂事。但她对女儿的高标准严要求已经到了“令人窒息”的程度:翻女儿书包,严控女儿生活学习的方方面面,在女儿房间外装玻璃窗,时刻监控女儿是否在学习。女儿考了年级第二,她的失望溢于言表。

陶虹笑称:“2019年这个夏天后,我的人设就崩塌了,在观众心中变成一‘悍妇’。”但同时,她也深感这个角色很有代表性,“我身边很多朋友是家长,你能看到他们身上由于不安全感带来的控制欲。”

陶虹在《小欢喜》中饰演宋倩

宋倩这个角色,在陶虹看来:实在是离她太远。“基本我身边工作人员是没有见过我生气的。用我先生话说,如果我跟他说我今天生气了,他会很好奇地说,你怎么生气的?我说,我不理他们。他说这就叫生气啊,太没力度了。所以演这个角色,对我来说完全是得‘人物附体’才做得到。”

“宋倩”这个自带话题属性的人物形象会引发热议也是情理之中。对演员来说,一个塑造得深入人心的角色,往往意味着未来会有更多类似角色找上门来。对此,陶虹并不太在意。“我这人从入行开始,就没把自己定性过,我不会只演一种角色。”她回想当初入行不久主演的电影《黑眼睛》拿下了第18届金鸡奖最佳女演员,当时导演叮嘱陶虹:不要乱接角色,别弄得别人都不知道什么样的角色该找你。“可是我就没听话,我就是在尝试一些好玩的、有可能性的角色。从某个角度来讲,我并不觉得自己特别怕失去演员的这个(所谓的)地位。”

“别人的期望应该感谢,但最终你的人生还是你自己的选择。”在对孩子的教育方面,生活中也有一个女儿的陶虹抱持这个态度:孩子应该从小学习对自己负责。“我跟我孩子的默契是,我问她,上学这事本身是你的事还是我的事?她说是她的事,我就说,那好,那就你来负责你的事,我来负责我的事。”在她看来,孩子有更多责任感,才能有更多创造力。“最后的人生还是她(孩子)自己走啊,你能为她出谋划策到几岁呢?”陶虹这样说道。

陶虹表示,选择《小欢喜》这个剧本,也是因为她本身作为母亲,对教育话题很感兴趣。在拍摄中,饰演家长们的主演常会聚在一起聊起跟自家孩子“交手”的趣事。“当然要说经验丰富,那肯定是黄磊老师,人家是仨,我们这只有一个的比不了。从‘物种多样性’上,我们就已经输了。”

对于“高考”,陶虹认为这并非是成功的唯一的路,“大学不是终点,大学不过是人生的一站。如果你考上大学时十八岁,这顶多是你人生的四分之一,四分之一都不到啊,这怎么就成了个要把你人生所有力气使完的阶段了呢?”

关于家庭教育,陶虹表示自己也在摸着石头过河:“对于大家来讲,最重要的还是要承认自己孩子的独特性吧,不要总是拿自己的孩子去跟别人比,没有可比性。”

【对话】

澎湃新闻:宋倩是一位优秀的职业女性,也是一位望女成龙的单亲妈妈。我对宋倩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个场景是,她把英子的房间做了一个透明玻璃的设计方便监督学习,看着蛮让人窒息的。你认可剧中宋倩以为了女儿成才为名义的种种行为吗?在生活中,你对女儿的要求会像剧里一样严格到近乎不讲情理吗?

陶虹:我本人肯定和宋倩没有关系,但我很了解这类人,其实是因为她自己很没有安全感,所以她希望她对孩子的教育不能出任何纰漏,这是她对自己的要求,所以她是承受不了孩子有任何闪失,任何失败,她已经觉得自己不够完美了,她特别要求孩子要完美。这种人其实自己活得很累。

但我老开玩笑,人的真诚,不是我站在你的角度替你着想,这叫真诚;真诚其实是因为我的感受是在那儿的,谈恋爱时,爱的时候是真诚的,不爱的时候也是真诚的,那是此时此刻你的感受。但不能因为此时的不爱了,去否定当初爱的真诚。宋倩对待她的孩子,的确是非常真诚的,她特别爱她的孩子,希望她有个完美的人生,来弥补自己人生的不完美。

我对自己孩子严格不起来,而且我的教育理念里也没有这么一个成功的标准,可能是因为我自己的人生经历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一条顺畅的成功路,我觉得成功不是一条唯一的路,而且大学不是终点,大学不过是人生的一站。你想如果你考上大学时十八岁,这顶多是你人生的四分之一,四分之一都不到啊,这怎么就成了个要把你人生所有力气使完的阶段了呢?其实像宋倩这样的妈妈,她要是抽离出来看的话,世界不会那么小,她会放松很多。

教育这件事上每个人都在做实验,我们都是第一次做父母,做儿女,那么我们都是同时第一次面对这个关系。我不能预知未来,我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我只能是凭着良心去做这件事。那么有些父母就是觉得他们做得是对的,他们会说我是真心为你好,但对孩子来说,这未必是好事。

李庚希和陶虹

澎湃新闻:剧中你和李庚希饰演一对母女,很巧你俩长得也有几分相似,在拍摄中你会怎么培养母女的亲密感和默契?

陶虹:李庚希太聪明了。而且她身上还有很真的东西在,这个很可贵的,很多演员如果从小演戏,可能会有些习惯性的表演方法,这未必是学校教的,是他自己在工作过程中摸爬滚打领悟出来的一套成功学。但李庚希她有个东西很好,无论她演过多少戏,她在这些角色里,她保有那个真的东西,这能让自己的角色变可爱。这是好多演员,哪怕都有点知名度的演员都未必明白的道理。她适应能力强,那么小,但特别自然,很像一个成熟演员。

澎湃新闻:都说高考考孩子也考父母,很多父母在高考这件事面前的焦虑是巨大的。作为一位母亲,你是怎么看待高考的?如何缓解焦虑,对于这些父母你有建议吗?

陶虹:这个聊起来有点深,其实从整个社会看待这件事,是有点畸形的,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就有点家长和孩子一起“上学”的意思,甚至很多学校选学生的时候要看家长的资源,这挺别扭的。但我跟我孩子的默契是,我问她,上学这事本身是你的事还是我的事?她说是她的事,我就说,那好,那就你来负责你的事,我来负责我的事,从此以后作业是你的事,如果你需要,我提醒你,你说不需要,那我不提醒你,如果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会给你建议。

我觉得要从小让孩子知道,上学,或者说未来,都是掌握在你自己手里的。这表面上看来像是家长不愿意承担更多的责任,实际上孩子有更多责任感,他才有更多创造力。当责任不在他身上时,他是会失去那个创造能力的。当然你站在这说“人生有很多路都可以走”,这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可能对很多人来讲,那就是唯一的路,如果它是唯一的路,那也得看看路上的同行者,和你自己孩子使劲儿的方向一致吗?不是说人家孩子有的,你孩子必须有,还是要看孩子的兴趣和特长。别人数学好,你孩子文科好,那就往文科发展,干嘛非逼着他数学文科都要好呢。我觉得家长可以给孩子一个指导性的方向,最后的人生还是他自己走啊,你能为他出谋划策到几岁呢?

澎湃新闻:剧中因为英子和方一凡一个抱抱引起误会,两方家长又是一番鸡飞狗跳,颇为搞笑。对于下一代的情感教育与异性关系方面的约束,你是怎样看待的?

陶虹:这个是真的有待学习的,我小的时候自己就觉得为什么男女之间不能有友谊啊?就有人跟我说过,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谊,男女之间要么就是有所企图,要么就是不感兴趣。还有这样的事?我怎么觉得男女之间是可以有友谊的呢?那么多年下来,我觉得这种友谊是存在的,说这样的话的人有他的观点,每个人都可以持有他的观点,但你没什么见识的时候,你也不会有什么观点。所以孩子到了青春期,不用回避,确实应该让他看到世界有那么一块,看到了他才能形成自己的观点和辨别能力。我还在摸着石头过河呢,对于大家来讲,最重要的还是要承认自己孩子的独特性吧,不要总是拿自己的孩子去跟别人比,没有可比性。

澎湃新闻:剧名《小欢喜》其实挺有意思的,你个人怎么解释这个词?怎么看待亲子关系中的“小欢喜”?

陶虹:人生有苦有乐,最后有一个好结局,那不是成绩的好,而是人的关系的好,你有一个好的家庭,好的关系时,你会觉得一切都没那么难,所以最终这个欢喜,是人和人之间的欢喜。

人之所以为人,就是靠关系维系。一切关系的开始,都是亲子关系。所以这个剧之所以是“小欢喜”,是三个家庭,他们都在家庭关系上,往前走了一步。重新认识了作为家长和孩子,应该怎么相处。这件事情才是真正的欢喜。虽然打点打在了“高考”,但其实当孩子学会跟家长相处之后,很多事情都没那么难。

沙溢和陶虹饰演夫妻

澎湃新闻:前一阵,本剧另一位主演海清在FIRST上呼吁市场给中生代女演员更多机会,对于中生代女演员面临的一些现状,你怎么看?

陶虹:市场就是市场,不是咱们说必须有中年演员的戏就能有,其实这是整个社会文化和艺术欣赏能力有待提高的问题。亚洲文化里崇尚少女文化,认为少女就是女性美的最高代表,反过来中年群体,大家就更关注男性,因为男性的社会属性更强,而很多人到中年回归家庭的女性就不被关注了。如果没有相应的关注,没有相应的文学艺术去讲述她们,哪来的影视作品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