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京妻子近况]《送我上青云》:“小女主”电影的小水花

时间:2019-08-16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法压壶

《送我上青云》海报

注意:本文有剧透

《送我上青云》上映之前,姚晨上了热搜。关于帮胖女孩怼渣男“太细”而引发了究竟是为“女性公开谈论性”点赞,还是“公众人物开车博眼球”不妥的争议。

这部姚晨监制并主演的电影,此前曾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亚新奖单元和FIRST青年影展上亮相。电影节影片大多是文艺片也就免不了沉闷,《送我上青云》用一个轻盈的调调讲了一个其实挺“笨拙”的大龄女青年的故事,是让人眼前一亮的。

《送我上青云》剧照

姚晨在电影里饰演一位患卵巢癌的记者,大龄、长期单身、不太懂人情世故。为了筹措手术费“为五斗米折腰”,接下给曾经不齿的采访对象父亲写自传的私活,踏上陌生的旅程,途中遭遇各色人事,横冲直撞,没撞开什么大门,但敲开几扇小窗。透进来的光不足以照亮人生后来的路,但也能透上一口新鲜的空气。

一个剥开表象看挺惨的故事,全程用一种自嘲的语气讲述,即便片中的男性角色无一正面,也没有批判,同样带着一种理解和怜悯。格局很小,没想改变什么,即便结尾有些强行鸡汤,但也明说了“我这么努力,还是要去死”这样的大实话。

抛开现在网络上大肆“政治正确”的女权角度,以及电影的确作为一部青年导演处女作在节奏技术上都存在的种种不足,《送我上青云》其实是挺私人化的电影,喜欢它可能也要基于个体的私人经验,如果没有相似的经历处境,也许你很难接收到电影当中那些令人会心一笑的地方。

姚晨介绍电影的时候说,她饰演的盛男是个“又丧又刚”的大龄女青年,这样的姑娘恰好笔者身边有不少,于是看电影的感受就时常觉得亲切,能在各种看似“狗血”的桥段里想到身边那些有趣的朋友们,就是这样用力而笨拙地扑腾着,时常自嘲,时常相互指着鼻子嬉笑怒骂,又彼此心疼。

《送我上青云》剧照

说一个小故事吧,笔者有一个朋友,虽然没有像盛男这样患癌的那么悲惨,却莫名有一种谷底求生的“萌丧”。

这位姐们在29岁的时候独自搬家,咬牙自掏腰包替房东把毛坯房整成了个精装小复式。当时听说她要和房东签下5年合约,我问“5年很可能你会面临整个人生状态的变化,到时候5年的房租是不是会有些被动?”她拍案而起:“想什么呢姐姐!你在暗示我可能会结婚吗?你说你是二十五六岁好嫁呀,还是三十几岁好嫁?你在你最好嫁的年纪都没能把自己嫁出去,如今还要为这不存在的尚未发生的事情,阻碍自己现在好好安排自己生活的脚步吗?”我如梦初醒。

某年跨年夜,姐妹几个相约喝酒,一位当时刚失恋不久的姐们许下新年愿望,“新的一年要清心寡欲。”这位朋友又当场拍案而起:“清什么心,寡什么欲?你可知我们即将要迎来的这一年,是你余生中最年轻的一年!你所过的每一天都是你一生中最年轻的一天!你是三十岁好约还是四十好约?以后有的是你清心寡欲的时间还特意安排?”话糙理不糙,众人沉默。

然而身边这样的姑娘们,也不过操着一口嘴炮,用力付出去面对很多时候并不值得的爱人,受了伤故作轻松调侃地不给身边的人添麻烦。一边丧到在失眠的夜里磕安眠药,天亮了又是一把深情而鸡血的段子好手。

电影上映前被话题放大营销的关于“求欢”的那点事,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篇幅比重,也没有什么突破尺度的表演,如果为了这点猎奇走进影院,大概难免要失望。虽然那些为数不多的篇幅的确击中影片的两点,但个中余味需得看客们自行体味。

文中多赘述,可能也惹上诸如姚晨微博“开车”之嫌。

《送我上青云》剧照

当这些年银幕上所谓“大女主”戏盛行,姚晨也凭借着《离婚律师》《找到你》《都挺好》等角色给人树立了独立女强人的印象。虽然这些形象已经是在一个大框架之下讨论不同个体面对的困境的扎实角色,但姚晨曾说“再好听的标签也是标签”。在当下强调“人设”“定位”的市场环境下,这是令人欣赏的清醒。

《送我上青云》是一部足够女性的电影,但从宏观上看,它也许是一个“小女主”电影。没有励志传奇,没有众星拱月,不是“小妞”“小女生”,女性虽小,自己做主,主题明确,主体明朗。

当许多标榜着“大女主”的影视剧,最终不过落入玛丽苏的俗套,女性的成就或自我实现终究仰赖着收服各路“霸道总裁”或“忠犬八公”的男性青睐而获得。胖女孩丑小鸭把变瘦变美交到很帅的男朋友称之为“励志”“逆袭”,虽然满足女性嗑偶像剧“甜宠”的幻想,但现实是绝大部分的胖子即便瘦了也会反弹。

关于影片“贬低男性”的看法在一些映后交流中也有所提及。诚然片中的男性形象几乎无一正面,但事实上以自身经验出发,这些形象虽然有“提炼”之嫌,也能够印证大多数女性在交往异性上的经验。且年纪大了真的能够一面不将就地保持距离和警惕,一面对这些不完满保持心平气和的理解。事实上,《送我上青云》中这些糟糕的男人身上也各有各的闪光点:善良有学识的文艺男青年,可能也怯懦虚伪;奸诈油滑花心的渣男也有他真挚正直的一面;口若悬河的神叨叨老父亲,你也说不清他慈眉善目的温柔中是否也有情不自禁的心动。

《送我上青云》的结尾也是真正的无力,所有人折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解决。不止盛男本人的困境,还有围绕在她身边那些被现实打磨成千姿百态的芸芸众生,都没能用自己的方式真正过好,无论是袁弘的委曲求全和阿Q精神,李九霄入世功利、抛弃理想,还是长辈如杨新鸣的出世、信仰,吴玉芳的纵情与依附……所有人的挣扎都如同竹篮打水一场空。

和命运和解不过是一声“哈哈哈”,“成为最好的自己”这种鸡汤在死亡面前也是无力,至于那场被视为意义重大的姚晨的情欲独角戏,生活总不是自己动手就能丰衣足食那么简单。和生活相比,性不过是一件轻巧小事,情绪上有一番宣泄舒解,于事无补又不可或缺。有人说影片虎头蛇尾,我还挺喜欢那样的一份无力感,只是扑腾出一些小水花,不是浪。